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医生和妻子偷情
医生和妻子偷情

医生和妻子偷情

乐乐肺炎病了一个月了,一直在住院。自己工作忙,平时就是妻子周慧在医院照料她,自己这个当爸的却很少去,这令吴昆很内疚,所幸是周慧很理解他,让他以工作为重,医院这边有她顶着。吴昆每次一想到这,心里就跟喝了蜜一样甜,这样贤惠的老婆哪去找。有了这样一个贤内助,也促使他更加卖力的工作,今天终于完成了手里的一个业务单,就急着往医院跑。

  吴昆和周慧是大学同学,上大学时两个人就两情相悦,毕业后两人结了婚。

  如今一眨眼过去三个年头,他们的女儿乐乐也两岁了,一家三口和和美美,夫唱妇随,是别人眼中的幸福家庭的典范,吴昆也确信这一点。

  来到医院,吴昆直奔三楼住院部,在楼梯上碰到了乐乐的主治医师卢放,卢放低着头下楼没注意他,吴昆平时对这个年轻英俊的医生印象不错,大声打招呼道:「卢大夫,你好。」卢放闻声抬起头来,看见是吴昆,先是一愣,随后笑着说:「哦,是你呀,怎么今天有时间来了。」吴昆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嗨,我倒是想来,可没时间啊。今天要不是活干完了,说不定还来不了呢。诶,乐乐的病怎么样了?」卢放说:「孩子的病已经没有大碍了,就是轻微有点烧,再住院观察几天,差不多就能出院了。」吴昆高兴的握住卢放的手,感激的说道:「太谢谢你了卢大夫,你真是妙手回春的神医呀!」卢放笑了笑,对他说:「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你别说别的,去看看吧。你知道哪个病房吧?」吴昆离开了卢放,来到305房,一推门就见乐乐躺在床上睡得正沉,妻子周慧不在屋里,可能去洗手间了。吴昆走到床边,看见乖女儿的小脸红彤彤的,小脑门上尽是汗。吴昆爱怜的拧了把毛巾,小心的帮女儿擦汗,随后又整了整被子,坐在床边开始削苹果。

  大约过了三分钟,门一开,周慧进来了,看见吴昆坐在床边愣了一下,很出乎意料的样子。吴昆忙示意她噤声,指了指乐乐。周慧点点头走过来,小声说:

  「刚吃了退烧药,现在正发汗呢。」吴昆深情的看着她,眼睛里满是感激,「辛苦你了,老婆。」同时伸手搂过她,亲吻她的脖子。

  周慧娇羞的用力推开她,嗔道:「干嘛你,让人看见了多不好。」吴昆不理,强要吻她。周慧口气转冷:「你别闹了啊!」说着把他推开。

  吴昆见老婆真生了气,悻悻的松开手,象个赌气的孩子一样嘴一噘。周慧看他那副模样不由抿嘴一笑,象哄小孩一样说道:「好了好了,回家再闹成不成,等过几天乐乐出了院,我什么都由着你。」不知不觉外面天黑下来了,吴昆和周慧吃了晚饭,期间卢大夫又来检查了一次。周慧叫吴昆回去,她在这里就行了。吴昆本来还想多待一会,周慧说:「你明天要上班,别睡太晚。」吴昆这才回家。

  等洗了澡上床却怎么也睡不着。妻子在医院待了一个月了,估计都没怎么睡好过,不行,得替她回来让她好好睡一觉,自己个大男人也要尽父亲丈夫的责任才对。吴昆越想越觉着对,翻身下床,穿好了衣服,直奔医院去了。

  此时已是午夜十二点,路上黑漆漆静悄悄的没有人,车也很少。吴昆来到医院,由于医院里也很静,所以他不由自主的放轻了脚步,蹑手蹑脚的上了三楼。

  刚一探头,他看见乐乐病房的门一开,周慧从里面出来了。吴昆顽心突起,想给她来个意外,就没吭声。却见周慧朝另一条楼道尽头的楼梯走去,吴昆这就有点奇怪了,厕所就在不远处啊,看来不是上厕所,那她去哪?

  吴昆带着疑问悄悄的跟在后面,只见周慧轻车熟路的上了六楼,在一间房门前停了下来,左右看了看,敲了敲门。吴昆更加怀疑了,干什么事要这么鬼鬼祟祟的?门开了,出来一个男人,竟是卢医师!周慧一闪身进了屋里,随即门关上了。吴昆目瞪口呆的杵在那里,说什么事要弄得跟接头一样,深更半夜孤男寡女偷偷摸摸的肯定没好事,更象是在偷情。

  这两个字一出现在脑海里,吴昆的脑子就炸了,脸涨得通红。他偷偷的来到门前,竖着耳朵往里听,果然有些不自然的响动,吴昆是过来人,一听就知道是什么声了,不由得怒火冲天,顿时就想发作。但忍了忍,绕过楼道拐角,有一扇窗户,他翻身出去,窗户下有半米宽的一截雨檐。他站在雨檐上,一点一点往那个房间的位置挪。

  没一会,吴昆挪到了,他从窗户往里看。屋里摆设很简单,就一张床,一个书桌。在书桌与床之间的空地上,扔的全是衣服。卢大夫赤身裸体的站在地上,一条颇长的阴茎高挺着,周慧身上只穿一双高筒黑色丝袜和高跟鞋,跪在地上,正含着卢大夫的鸡巴津津有味的一吞一吐,卢大夫满脸陶醉的眯缝着眼睛,手伸下去抚弄着周慧的乳房。

  吴昆看得两眼喷火,心里又妒又恨。他妈的原来你是为了这个才天天没日没夜的往医院跑呢。看着周慧给卢大夫作着口交,吴昆恨不得冲进去杀了他们。

  这时卢放在周慧耳边说了些什么,周慧吐出阴茎,一脸媚笑地坐在床上,双腿分得大大的,阴唇已经湿得一塌糊涂。

  卢放爬上床,压在周慧身上,一只手在身下动作着,可能是在把阴茎对准穴口,一会手拿出来了。卢放身子动了动,调整了一下位置,对准了目标,屁股猛地一沉,长长的阴茎全根而入。

  周慧的两条丝袜腿抽筋一样紧紧箍在卢放的腰上,手搂着卢放的后背,整个人象八爪鱼一样缠在卢放身上,吴昆在窗外似乎都听到了她那欢快的呻吟声。

  卢放抽插的频率不快不慢,看起来是个中老手,他总是把阴茎差不多完全拔出,然后再使劲一捅到底,然后研磨一会,再拔出再插入。周慧被搞得头胡乱摇晃,秀发四散。随着阴茎的插入,她的阴唇被撑成了一个「O」形,随着阴茎的拔出,腔道里的粉红色嫩肉也被带着翻了出来,卢放的阴茎沾满了淫水,显得亮晶晶的。

  抽插了一百多下,卢放直起身子,把周慧抱起来。周慧双脚仍缠在他腰上,两只手箍着他的脖子,整个人挂在他身上。卢放双手兜着她屁股,站着一颠一颠的抽插,周慧脖子后仰,秀发四散飞扬,脸上的表情欲仙欲死,淫水顺着两人结合部流下来,地上星星点点溅得都是。吴昆的呼吸开始粗重了,眼前这场激烈香艳的性交逐渐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目不转睛的看着。

  卢放抽插了一会,可能觉得累了,抱着周慧往床上一倒,仰面躺在床上,周慧骑在他身上,象个骑士一样纵横驰骋,双手抚摸着自己的乳房,一上一下颠动身体。卢放则屁股不断往上挺,淫水顺着他的阴囊流在床上,洇湿了好大一片。

  周慧动作越来越急促,吴昆知道她高潮快到了。突然她身子一僵,哆嗦了几下,然后软软的躺倒在卢放身上。卢放一翻身压住她,把她的双腿最大限度的往两边分开,屁股一阵急促的晃动,床都被他晃得咯吱直响,只见他抽插了几十下后,猛的往前一顶,双手死死搂住周慧的身体,颤抖了一会后,无力的趴在她的身上。

  两人躺了一会,周慧亲了亲卢放,说了些什么,卢放翻身躺到一边,软塌塌的阴茎从周慧的阴道里退出来,一股白色的粘液从里面流出来,周慧拿卫生纸清理了一下,穿好衣服出了门。

  吴昆慢慢从雨檐爬回楼里,这时他心乱如麻,他无法想象平时那么贤惠的妻子会有这种事。他很想现在就找她去问个清楚,但他努力压下了这个想法,现在乐乐还没出院,在医院里吵起来多丢人,而且事情的原因还没搞清楚,等乐乐出院再说吧。吴昆悄然无声的下了楼,消失在夜幕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