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暗室偷奸
暗室偷奸

暗室偷奸

「叮铃铃!」上课的铃声响起。

  胡静娴拿着一叠厚厚的试卷走进了高一二班所在的教室,来到讲台前面向全班学生说道:「这次模拟考的最后结果出来了,下面请听到自己名字的同学来把自己的试卷领回去。」「张晓明,81分!」一个坐在后排的同学听到自己的名字连忙上前领回了自己的试卷,脸上带着笑意,显然对次的成绩比较满意。

  「吴昊,50分!」「张小红,74分!」「陈涵,95分!」听到自己的名字陈涵来到讲台前准备领回试卷,却被胡静娴拦下指着被扣分的一道题目道:「这道题错的不应该,我上课的时候有重点讲过,这几段文言文不能只看表面的字意来翻译成现代文,你拿回去好好看看。」陈涵点了点头,在接过试卷的时候借着试卷的遮挡将一个小纸条塞到了胡静娴手中,在胡静娴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拿着试卷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胡静娴擦觉到手里的东西顿时一惊,暗想「不要命了么如果被看到怎么办?」强行镇定下来,假装在包里翻找什么的时候把小纸条快速塞了进去,之后便又若无其事的继续报起了名字。

  「王凡凡,94分!」「赵旭辉,60分!」很快全班的学生都领回了自己的试卷,成绩有好有坏,有人高兴有人愁,全班的人都在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这时候胡静娴示意大家安静下来一本正经的道:「试卷大家都已经拿到手了,各自考了怎样的成绩也已经清楚,对于这次的成绩我只能说有好有坏,好的人我不想表扬,坏的人我也不想批评,说到底还是要靠你们自己,好了,大家打开手中的试卷,我们来看第一大题第一小题……」下课后,胡静娴拎着包包来到了厕所,关好了门后并没有进行方便,而是翻起了手中的包包,没一会从包里找出了一个小纸团。

  胡静娴看着手里的这个小纸团心里「扑通」「扑通」跳着,呼吸有些急促,心里还有些余悸,没想到这个臭小子这么大胆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塞她小纸条,手微微颤抖的打开了小纸条只见上面写着:「今晚8点半后,也就是最后一节晚自习后,你来2号实验楼3楼最边上的那个房间,你一定要来啊!!!」似乎怕她错过时间还特意强调了一下。

  看这纸条上最后写着三个大大的感叹号,胡静娴不由觉得有些好笑的同时又有些气恼,最后咬牙切齿的道:「这个臭小子也真的,要害死我啊!你就慢慢在那里等到明天白天好了。」说完便将小纸条撕成了粉碎扔到了马桶里用水冲掉。

  看撕碎的小纸条被水全部冲走后,胡静娴松了口气,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门四处张望了一下发现没人,这才整理了一下衣服若无其事的走了出去。

  一天的学习很快就过去,学生们吃完晚饭,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可以休息,过了这一个多小时便开始了一天中的最后的三节晚自习。

  今晚的晚自习刚好是胡静娴看管,刚一走进教室全班就安静了下来,吩咐了几句就让学生们自行安排,只要别吵就行。

  胡静娴坐在讲台前低头整理文件,虽然没有抬头,但是始终有觉得有双火辣辣的眼睛在时不时的看着自己,不用猜也知道是谁。

  做完了手里的工作,胡静娴便站了起来开始在班里走动视察了起来,看看那些同学上课有没有玩手机和其他一些违规的行为,虽然晚自习比较自由学生们可以自己安排,但是学校也有明令禁止晚自习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的。

  今天的胡静娴上身穿着一件黑色的小夹克,下身是一件深蓝色的紧身牛仔裤,在配上一双时尚的运动鞋,全身上下无不透着一股青春洋溢的气息,但是又有着一种青春少女所没有的成熟风韵,青春和成熟在同一个人身上完美的融合,达成相辅相成的惊艳效果。

  陈涵抬头偷偷的看着前面在紧身牛仔裤包裹下不断摆动的两条丰腴而又修长的美腿,不得不感叹真是上帝般的杰作,黄金般的比例,是那样的笔直匀称。

  再往上看是那挺巧的小屁股,浑圆弹滑的美臀与牛仔裤紧紧相贴,每走动一下臀肉就跟着微微弹动一下,看得陈涵心头越发火热,盼望着时间快点过去。

  到了第三节自习课还剩十来分钟的时候,陈涵借着上厕所的名义提前来到了约定的地点准备了起来,临走时还别有深意的看了胡静娴一眼希望她能看懂。

  一切准备就绪离下课还剩几分钟陈涵便慢慢等了起来,可是等到下课铃声响了之后10分钟也没见胡静娴身影,不由焦急起来,打开门探头在漆黑的过道上望了望,又侧耳在听听了还是没动静,焦急的抓了抓头发,生怕胡静娴不来。

  就这样又焦急的等了十分钟过道上终于传来了轻轻的走动声,陈涵心里一喜连忙探出头去,只见漆黑的过道上一个丰腴高挑的身影在四处张望,陈涵对着那个身影小声喊道:「这边!」同时伸手挥了挥。

  胡静娴吓了一跳,连忙小跑了过去将陈涵推了进去并将房门锁死,这才小声说道:「要死啊你!喊那么大声不怕被人听到啊!」小脸上有些惊恐,说完一个粉拳砸在陈涵头上。

  陈涵吃痛,嘿嘿一笑,示意了下胡静娴又轻轻的打开门往四周仔细的看了看,又听了听,确定没人缩回头将门锁好后又检查一遍门锁,这才对胡静娴说道:

  「放心,我已经检查过了,没人!门锁我也检查过了已经锁死了,而且全校也只有两把钥匙,一把在我手里,一把在学生会会长那里,不过他已经回家了,你就放心吧,这么晚了不会有人来的。」听她这么说胡静娴微微放心了些,借着手机屏幕的弱光在房间内四处看了看,依稀可以看见在房间的一边堆放着许多不用的课桌课椅,另一边是一排高高的柜子,小声问道:「到这个地方来干什么?」陈涵嘻嘻一笑没有直接回答:「这个地方是我前些时候学生会组织打扫活动的时候发现的,当初这里可是脏兮兮的都是灰尘呢,费了我们不少力气才打扫干净,这个地方很隐蔽的很少有人来,你放心吧!」说着拉起胡静娴的玉手又道:「你跟我来!」于是陈涵便拉着胡静娴朝着那一排柜子走去,在那排柜子的边上一个离墙壁只有十几公分的地方有一个小入口,入口很小每次只能一人通过,陈涵拉着胡静娴的手从这入口挤了进去。

  原来里面还有空间,里面的空间不是很大,摆着一张单人气垫床,床头和床位都刚好贴着墙壁,床的边上挨着一排柜子只留一条窄窄的过道,过道的地上放着一盏小台灯亮度调到了最小模式有些昏暗,小台灯的线头连接着一个充电宝。

  胡静娴进来后便做在了气垫床上,因为这里面没有多少位置,根本站不了人,脚伸在过道上都必须歪着,不然一定会碰到柜子。

  看着里面的布置胡静娴不由质问道:「你哪里来得这么钱买这些东西?」陈涵也跟着座下来笑道:「没多少钱,网上买的,很便宜要不了多少钱的,而且这个小台灯和充电宝都是买着气垫床的时候送的,卖家很是贴心呢!」胡静娴没好气的道:「竟然瞒着我买这些东西,看我不打你!」说着握住小拳在陈涵头上打了下。

  摸着头陈涵笑了笑,胡静娴也没说什么,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场面一度都点尴尬。

  「哦,对了!」沉默了一会儿,陈涵突然想起了什么起身挤出了窄小的过道,吗,没过多久又挤了回来,手里拿着一样东西,然后将手里的东西递给了胡静娴。

  胡静娴看着那熟悉的包装伸手接了过来,打开了包装,里面是一个蛋糕,看了看这个蛋糕又转眼看着陈涵道:「你什么时候买的?」「今天放学后我溜出去买的,草莓口味的哦!」陈涵得意的道胡静娴似笑非笑道:「好啊你,居然敢私自出校,而且还瞒着我,又找打啊!」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并没有做出实际性的动作,反而露出开心的笑容。

  「别以为买了点东西就能收买我」说着拿起小勺切了一小放进了小嘴。

  陈涵就傻笑的看着胡静娴吃了几口一句话也没有说。

  胡静娴看陈涵这样呆呆的看着自己,拿着蛋糕的手伸向陈涵道:「你也吃几口吧!」陈涵没有伸手去接而是有些结巴的低声道:「你……你可不可以喂……喂我吃啊?」胡静娴白了他一眼道:「真是这么大了还要人喂啊!」说话的同时用小勺切了一小块递到了陈涵嘴边。

  「我……我不是这意思!」陈涵怯怯的解释道。

  「那你到底什么意思啊?」胡静娴一时没明白她到底什么意思问道陈涵眼神有些闪躲,一时有些不好意思,犹豫了一会才吞吞吐吐的道:「我……我……我是想让你用嘴喂我!」越说到后面语速也快,声音也越低,最后还瞄了胡静娴诱人的红唇一眼。

  「你……」一时间胡静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其实从一开始向她塞小纸条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要发生什么了,她有些害怕,也犹豫过到底要不要来?当最后一节课铃声响起的时候她的一颗心顿时慌了,犹犹豫豫了十几分钟最后还是到了这里,对于陈涵的这个要求,不知道该不该拒绝,但她又突然想起她们之间发生的一切,心里暗问自己「我还拒绝的理由么?」心里虽然有些苦涩但最后还是将那一小勺的蛋糕含进嘴里,慢慢的向陈涵靠了过去。

  看着鲜红小嘴慢慢向自己靠近,陈涵心跳突然加速「扑通」「扑通」的,好像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没几秒两人的嘴唇便贴在了一起,一股成熟的幽香扑鼻而来,陈涵忍不住伸出了舌头往胡静娴嘴里钻去,刚进对方的嘴里就有一股浓浓的草莓奶油味往嘴里钻来,来不及细细品味,陈涵的舌头便在胡静娴的小嘴里开始粗鲁的搅动吸允,想把对方小嘴里的奶油全部吸过来。

  胡静娴感觉到陈涵舌头在自己的嘴里搅动着,也伸出丁香小舌羞涩的回应着,两条舌头纠缠在一起相互吞允,没一会嘴里的蛋糕便被两人吞食下肚,没有了蛋糕两人的嘴边依旧没有分开,两根湿濡的舌头依旧在嘴里你来我往相互纠缠着,吻得也越开越激烈,相互吞着对方的口水,直到两人都觉得不能呼吸了才分开,最后还可以看到一根细细的丝线还挂在两人嘴边。

  此时的两人都呼吸急促,而且靠的很近都可闻到两人呼出的气息,两眼直勾勾的看着对方,都能看出对方眼中的火焰。

  就这样看了一会,陈涵只觉得小腹处浴火丛生,下体坚硬无比,呼吸也越来越来急促,最后看着胡静娴忍不住开口说道:「我,我想肏屄!」声音有些沙哑。

  胡静娴一直盯着陈涵一句话也没说,轻轻的叹了口气,最后伸出手去掀陈涵的衣服,陈涵很是配合很快上身就已经赤裸,接着又帮着陈涵将内裤和裤子一起脱了下来。

  脱完陈涵的衣服后胡静娴又开始脱自己的衣服,首先解开了牛仔裤上纽扣,手沿着裤口轻轻的往下拉,霎时一双雪白的丰腴美腿在昏暗的小空间内微微发亮,两脚相互一蹬脱了鞋,接着两脚收回到气垫床上,退下还没完全脱下的裤子,脱下后将牛仔裤仍在靠墙的床边,接在又开始脱身上的外套和内衬的T恤,也扔在了同样的位置。

  最后胡静娴脱完身上最后剩两件贴身的黑色胸罩和内裤,直接仰面躺在了床上,两腿向上收起呈M字向,两腿间那团浓密的芳草尽显无疑,伸出一只玉手拨开长满阴毛的大阴唇看着天花板颤声轻道:「来吧!」陈涵早就迫不及待了,听到指令连忙正面朝着胡静娴压了下去,随即两人赤裸相贴,陈涵只觉得直接压在一团软软的棉花上,摩擦着光滑的皮肤甚是舒爽。

  下身早已坚挺的肉棒也是直接抵在毛茸茸的洞口处,不想再过多的等待,便急切的伸手握住坚硬的肉棒对准阴道口直接一挺而进,随着「噗呲」的一声,两人终于毫无阻隔的连接在一起,整根阴茎全部插进紧密的阴道内,龟头抵在了温软的子宫口一动不动,感觉着小穴内湿濡、柔软的舒服触感,差点忍不住射了出来。

  「哼哦……」随着肉棒的全根而入,胡静娴也是眯着眼舒爽的轻哼了一声,只觉得空虚的下体顿时被填满,那种销魂的饱胀感令人愉悦和满足。

  昏暗的灯光中两人下体紧密相连却没有任何动静,只有越来越粗重的男女喘息声,也不知过了多久只听胡静娴小声喘息催促道:「你动一动啊!」回过神来的陈涵马上开始挺动下身,一时间啪啪声却伴着显着的咕叽咕叽声轻轻的回响在这个小小的秘密空间。

  「啊哈,啊哈,啊,啊啊……」胡静娴只觉得身体被压的有点透不过气,但是又感觉很安逸、很满足、很有安全感,两座巨大的乳房被陈涵的手和嘴不停的揉搓吸允着,乳尖上传来阵阵的酸麻,紧致的嫩穴感觉无比的充实,发胀,被粗大的肉棒不停抽插感觉有些疼痛,但是更多的是那充实,酥麻令人愉悦的美妙快感,歪着脑袋,春眼半眯,一只玉手紧紧的抓着被仍在一旁的衣物,指关节都抓的有些泛白,修长的双腿紧紧的勾在陈涵的屁股上,红唇微张轻咬着一根手指,发出小声而又令人振奋的娇软呻吟「哦,哦……哦,哦哦……」「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的肉声不断也不知多了过久陈涵吐出嘴里的鲜红的乳头,直起上身用手肘撑住,将龟头死死的往里顶着子宫口,用阴阜不断的磨蹭着胡静娴浓密多毛的阴阜,感受着阴阜上阴毛摩擦的快感,顶着脚尖,一下一下动着屁股,动作很是很是缓慢。

  眼睛看着胡静娴,迷离的眼神充满了爱意,动作不停气喘吁吁的道:「妈妈!」「嗯……」胡静娴感觉魂游天外,侧着头也是娇喘吁吁,从喉咙里发出轻轻的呻吟。

  「妈妈!」陈涵又叫了一声,声音有些沙哑。

  「嗯……」胡静娴闭眼享受,没有去看他,还是轻轻嗯了一声。

  陈涵也不以为意,缓缓挺动着下身,继续道:「妈妈,我……我的鸡鸡好舒……舒服啊!你,你的屄屄舒服么?」胡静娴没有回答,嘴里娇喘着依旧歪着头闭目不理他。

  见胡静娴不理自己陈涵的动作剧烈了几分,啪啪声清晰起来,使得胡静娴哦哦的闷哼了几声。

  胡静娴一时有些受不了着剧烈的动作这才转头看向他小声呻吟道:「哦……你轻点……哦拉。」陈涵有些得意放缓了动作改抽插为碾磨,整根肉棒在胡静娴的阴道里慢慢打转继续道:「妈妈,你舒不舒服啊!」声音里有些撒娇。

  「啊哈……啊哈……啊!」胡静娴娇喘迷离,有些受不了他的纠缠,媚眼白了他一眼很是小声的说道:

  「舒……舒服。」陈涵嘻嘻一笑,动作不变又道:「妈妈,星期四上完晚自习可不可以去你房间里啊?」「不可以!」胡静娴想也没想直接拒绝了。

  「为什么啊?」陈涵停了下来道。

  胡静娴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接着又转了回去闭上眼道:「你打的什么鬼注意我还不知道!,这件事情绝对不行,你别忘了楼老师和我同一个寝室的。」陈涵有些不甘心有些急迫的道:「楼老师是和你同一个宿舍,但又不是同一个房间,而且我查过课程表了周四晚自习是楼老师跟班,我到时放学就请假提前躲到你房间不就好了」「……」胡静娴默不作声「好不好嘛!」陈涵声音讨好的在胡静娴耳边轻轻说道胡静娴忍者阴道里传来的瘙痒还是当做没有听到一样不说话。

  「那我就当你同意咯!」见胡静娴也不答应也不拒绝,让陈涵有些摸不找头脑,小心翼翼的说道。

  「……」见胡静娴还是不说话以为她同意了不由得意一笑,接着便低下头轻轻去亲吻美妇人那性感的锁骨,去吸允那雪白玉颈,下身又开始卖力挺动起来。

  「哦……哦……哦」胡静娴又开始闷哼娇喘,呼吸越发急促。

  这么晚了也不怕有人来,啪啪的声音也越来越响,还杂夹着扑哧扑哧咕叽咕叽的的水声。

  胡静娴皱起秀眉,贝齿咬着红肿的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太大的声音,最后实在受不了才娇喘出声。

  「啊……啊哦……轻……点……会……会被听……听到的……哦哦。」陈涵猛烈抽插了几下道:「都快几点了?不会有人来的。」胡静娴也是被浴火冲昏了头没有多想只能闭眼享受他有力的撞击,陈涵傻傻一笑,插的越来越卖力。

  此时的两人已是浴火烧身,也再没有说话开始专心享受做爱带来的美妙快感。

  也不知过了多久,陈涵肏的越发用力起来,啪啪声也是越来越响。

  胡静娴也是闷哼连连,其间夹杂着几声悠长的嗯嗯声。

  「啊,妈妈你的屄真的夹得我好爽啊,真想永远插在你的里面,好舒服,好温暖呐!」过了一会陈涵半眯着眼睛很是享受的说道。

  「你乱说……什么……啊……啊」胡静娴被说的有些羞涩。

  「妈妈,妈妈,啊……妈妈,我肏你的屄,妈妈,我肏你的屄,好……好爽,我……我要……射了,我要射……射你屄屄里,妈妈我爱你,你是我的,你,你是我的,啊……我要射你毛屄里,射你屄!!!」插了几百下后陈涵只觉得阴茎射意渐增,忍不住说出刺激的话。

  「啊……啊……啊……」胡静娴也觉得阴道内一阵尿意涌来,忍不住伸出手紧紧搂着陈涵的脖子拉向自己,两人脸颊相贴磨蹭,夹在腰间的大腿越发用力,到了最后终于忍不住,花心一股滚烫的爱液喷洒而出,直接淋在陈涵的龟头上。

  龟头被爱液一烫,陈涵表情狰狞,再也忍不住重重抽插了几下后,龟头死死的顶在子宫口不动,接着一股股浓稠滚烫的精液从马眼里喷出,不停的击打胡静娴娇嫩的子宫壁上,这一射足足射了将近一分钟才停止。

  子宫被浓浓的精液这么一烫,胡静娴全身剧烈痉挛起来,双眼也爽的翻白,四肢死死的抱住陈涵,最后小嘴中忍不住发出一声回肠的娇啼:「啊……」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