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那晚被灌醉
那晚被灌醉

那晚被灌醉

那时候经由朋友介绍我认识了一个男的,他有着一脸Baby Face,他不是很高大,约174,但是身材很棒,蛮标准的比例跟结实的肌肉,我第一次遇见他就因为划拳输他而对他印象十分深刻,没想到他对我积极的程度令我意想不到的快……隔天他就约我一起去看电影,我也因为没事就答应他的邀约,不过我也好好地打扮打扮自己,我知道他对我绝对有好感,只是不知道是到哪里而已。那时是十月,天气有点点冷但又不是这么的冷,披件小毛衣外套绰绰有余了吧!所以我选了条白色的迷你裙,是正面开拉链的一片裙,只要把拉链拉开,里面就一览无遗;上衣也是可以展现腰部曲线的短上衣,因为很薄又是白色的,所以内衣的样子也是若隐若现,再穿着珍珠白的及膝高跟长靴,看起来真的很Sexy。

  再照照看镜子,今天想用个复古的发型,所以先上了发卷再用扁梳刮发让头发蓬松,这样就会变成有点蓬蓬的头发,看起来也很有女人味,再加上塑胶粗框的GUCCI墨镜当发圈,十分的复古了!

  竟然都穿白衣服,当然也是配上淡淡的妆看起来才不会妆太浓,虽然平常我也是作这种打扮,但是因为心情的关系觉得自己今天特别的美,也很高兴的要去赴约,不知道为什么他对我总是有一股很特别的吸引力。

  他来我家接我,我远远看着他开着车过来,他开着一台BENZ,虽然有点老气,但因为他有改过所以就还OK了,不然我一定会要开我的车。

  在车上跟他聊天,我才知道他比我还大了8岁(当时我19岁),说真的我觉得他有点点老,不过从他的外表我一点都不觉得他比我大这么多,大概比我大3岁左右吧!

  「Jeff,你保养得还不错喔!」「还好吧,天生的Baby Face,我以前就长这样,到现在都没什么变!」Jeff十分会逗女生的开心,他的能言善道深深地吸引着我,他了解女人要的是什么与让女人愉快的要诀是什么,跟他在一起我觉得好轻松也好愉快,他总是能轻易地让我快乐!

  「Jeff,你在念书还是工作了啊?」(一般我们出去玩是不太问人家这种问题,不然会觉得你很不上道,如果人家愿意说都会主动提起,但是我对他真的是很好奇,所以只好破例问他了。)「你说呢?」「工作?」我猜测的问着。

  「是啊!接着你要问我做什么是吗?」他有点点捉狭的说着。

  「你不愿意说也没关系。」我虽然还是很好奇,但是也不便多问。

  「不会不想说,只要你想知道跟你说也无妨。我在做酒店经纪人。」「是带小姐的吗?」「是啊!我帮她们安排上班的地方、天数跟价码,然后再抽成。」他跟我大概说明了一下工作的内容。

  「那蛮好赚的啊!」(我也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会讨我欢心,他是靠女人吃饭的啊!他的宾士、生活全是女人间接提供给他的,他必须讨好女人,他也必须随时保持自己的单身来招徕更多的金钱来源。不知不觉我对他有了些戒心,我不知道他怎么看我的,毕竟他真是阅人无数。)「才不呢!我每天都要为了档期的问题在烦。小姐也不好带,意见都很多,又会争风吃醋,很难管,所以要能摆平她们就很难了唷!」「很有经验啊!」「是不少啊!」我不知道为什么他给我的感觉就是有那么些的不一样,或许是些许轻浮吧!

  不过他这种态度真的是蛮吸引我的。因为跟一般的男生会对我百般呵护不同,所以我也不时会怀疑他是否对我有好感。

  随着电影的落幕,约会也应随之结束,虽然我有点点不想如此早回去,但基於女性的矜持,而且也由於他是我朋友的朋友,而我朋友却是苦苦地追求着我,甚至跟他之间也有擦枪走火的事情发生过,所以我更是开不了口说要继续去下一个约会地点。

  在走回车子的路上天上飘着毛毛细雨,很符合十月阴冷的夜晚。

  「宝宝过来,我的外套给你,不要淋湿了。」Jeff一面说着,一面把他的外套撑在他的头上要我躲进去。我也靠近他的身旁躲着雨,雨从路灯上洒下变成金黄色的金针花,我忍不住伸出手想要接住它们。

  「宝宝想要看夜景吗?我知道有个地方很棒喔!」Jeff看着我的举动,发现我喜欢慢慢飘着的雨滴,所以这么的说着。

  「在哪里?有什么地方我会不知道的?」「去了就知道了啊!」Jeff轻轻搂着我的腰说着。

  「好啊!我要看看有什么地方是我没去过的?」「等下你就知道了。」Jeff一脸很有自信地说着,他的手也搂得我更紧了。

  「宝宝你看我们这样像不像情侣?」他要我把手也搂着他的腰,只是我都不愿意,在他的面前我似乎又回到国中时羞涩的青苹果。

  车子开了很久,刚开始我知道是往阳明山上的路走,只是随着他一直走着小路,让我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里,而且,四周又起了层层的大雾,我更是看不出现在人到底在哪里了。

  「宝宝到了,你下车看看,很漂亮的唷!外套给你穿,下面很冷的。」车门一打开就是一阵大风跟夹杂着几丝细雨,很冷,真的很冷,害得我直打哆嗦。看着Jeff,他只穿着一件合身单薄的T恤,应该更冷吧!

  「Jeff过来看看这边,这边好漂亮。」他缓缓地走到我的身边,在他看着夜景的时候,我悄悄地把外套披在他的身上。Jeff回头看着我,一脸惊讶。

  「你穿啊!看你都抖成那样了,我哪还好意思穿?而且等下如果有人跑来攻击我,你一副抖得要死的样子谁会怕你?到时候倒楣的还是我。快穿吧!」Jeff他果真乖乖的穿着,只是我也感受到外套的温暖,因为他紧紧地把我包含在他怀中。

  随着雨是越来越大,我跟他只好躲进车里,隔着车窗看夜景已经什么都看不清楚了,不过也因为淋湿了,所以我跟他都不停地发抖,真是没想到才十月天就已经这么的寒冷,真不应该穿这么单薄还上山来。

  「宝宝你很冷吗?好可怜唷!冷到都发抖了。」Jeff他一面问我,一面握着我的手来回摩擦帮我取暖。

  「是啊!早知道就不来这里看夜景了,搞不好我明天还会发烧咧!」我一面说着,一面藉机整理衣服把手抽出他的手。

  「我们去买咖啡喝好了。」Jeff建议的说着。

  「好吧!要快点,不然我要冷死了。」「大小姐,遵命!」大约过了30分钟后,我们看到了第一家7-11,他要我待在车上不要下车,他去买就可以了。过了一下他就买了东西上车,那一大包东西我左翻右翻就是看不见咖啡,反而是十几瓶的啤酒。

  「你不是说要买咖啡吗?怎么都是酒,你要冷死我喔?」「宝宝陪我喝酒啦!我不会逼你喝很多,只是想有人陪我而已……」「不管!你先去买咖啡,不然我不喝。」我有点点抱怨的说着。

  「只要我买咖啡,你就要陪我喝喔!」「好啦!快去快去。」接着,他竟然从外套里抓出一瓶咖啡,一副胜利的表情看着我:「说话算话喔!」「好啦!你真的有点啰唆喔!一个大男人还这么啰唆。」我一手接过他的咖啡,一面抱怨着。我总觉得自己好像受骗了,多多少少都有点点不爽。

  他只是笑笑的把车开走,往第二停车场走着……他找了一个蛮隐密的地方把车停下来,四周只剩下我们一台车,有点点阴森森的,很适合拍鬼片。

  「这瓶给你。」Jeff随手拿起一瓶啤酒拿到我面前。

  「你干麻选这种阴森森的地方停车?你不怕遇到鬼?要跑都很难了唷!」其实我是有点点怕,希望他换个地方,只是因为面子又不想说是我怕才要换,只好这么跟他说。

  「你会怕吗?你怕我就换地方,如果你不怕我自然也不怕!」他说完,一副吃定我的样子。

  「不怕啊!那就在这里吧!」他一派自然地喝着酒,我一面小心地四处张望,一面喝着手上的啤酒,外面又在下着大雨,说不怕才怪!

  我一直小心翼翼地看着外面,深怕有什么东西跑出来。外面的雨越下越大,似乎永远不会停歇,而气氛也越来越诡异,我可以感觉得出来Jeff是以欣赏的眼神一直在旁边看着我,我也乐於接受他这种恭维的眼神,所以并没有加以阻止他眼神的侵略。

  Jeff他拿出大麻给我,我也很顺手地接下来了。之前说过我并不会排斥任何不会伤害神经跟脑子的「兴奋剂」,对我来说这些不算是毒品,因为我也不会上瘾,只是抽抽会很High而已。

  抽着大麻配着酒喝,那反应是很快速也很强烈的,不多久我就已经觉得眼前的事物开始定格,我已经有点点无法用一般的理智去分析外在的事物,大脑是清楚的,但是身体已经跟不上脑子的思考速度了。

  「我口好渴,陪我喝酒……」我的手斜斜地撑着我的头,不太能注意在其它事情上,就连说话都有点点不能表达出有逻辑的思考。

  我跟Jeff开始划拳,而且赌注很大,一次半瓶,我因为反应很慢,所以一直输,一直输就不甘心要一直玩,於是也就越喝越多!很快就喝完了。

  「再去买,再买12瓶。」「你要喝完喔!不要我买了你喝不完。」Jeff又拿出一根大麻给我。

  「会啦!你好啰唆喔,快去买吧!」「宝宝你好凶喔,酒品不好喔!」Jeff一面笑着一面说,我只能无力地假装捶捶他,其实这时候我应该不要再喝了,我已经有点点醉了。

  他带着12瓶的啤酒回来,渐渐地我已经不想再喝了,我知道我现在已经是极限,再喝下去就会吐了。

  「Jeff,我不要喝了,我想先休息一下。」「不行!你刚刚逼我去买,你现在要负责喝光光。我刚刚有跟你说喔,你还骂我,现在我不管你,你要喝光!」Jeff拿着啤酒送到我的唇边,可能是大麻的关系,也可能是喝酒的关系,也可能是两者的交互作用,我只能躺在椅子上似乎不太能动弹。

  「不要……人家喝不下了,而且全身好像都没有什么力气,头好昏喔!再喝下去你就要抬着送我回家了。」「宝宝你很差喔!才这样就喝醉了,那你先休息休息吧!」我也没有回应他,因为头好昏,没什么力气说话,我就闭着眼睛休息。但是我的脑子还是一样继续活动,所以我根本睡不着,直觉觉得口好渴。

  「Jeff,我要喝东西。」但是我的眼睛一样没有打开。

  接着我感觉到一股热热软软的东西碰到我的唇,接着是有点温温的啤酒从我唇边流下,我不得不睁开眼睛看看是什么事。

  但是在我还没有睁开前,我的唇就已经被Jeff给占据,我想要用力推开他,但是我就是使不上力,而且凭他的身材,又怎么会是我推得动的呢?我只能不停地摇头希望能逃脱他的纠缠。

  我不是讨厌他,只是觉得太快,加上还有我朋友的事(介绍我跟他认识的朋友),在在都觉得我不应该跟他有什么事情可以被发生。我的大脑告诉着我「不可以,不可以」,但是我无力的身体却又无法抗拒温柔的诱惑。我该当个圣女贞德还是当个潘金莲呢?在很短的时间内我找到答案,我不是法国人,所以我不用当圣女贞德,我还是当潘金莲好了!

  Jeff一定是经验丰富,他的舌轻轻地撬开了我的贝齿,我啜饮着他的津液,里面有着大麻苦涩的味道。他只是很温柔地引动着我,轻挑着我的舌,不是很深入但却已将我包围。不知道他吻了我多久,我开始积极地回应着他,我伸出舌头与他纠缠,不停地在吸吮着他的舌,也因为如此,我跟他的口水也一丝丝的从我们口中流出,从我的嘴角流出。

  在我觉得快要呼吸不过来的时候,他终於离开了我的唇,我也缓缓地睁开眼睛,他离得我好近好近,他伸出手轻抚着我的嘴角,他的眼神不停地在我身上徘徊,并蕴含着情欲与温柔,看得我有点点不好意思,我就把头撇开不让他洞悉我的心。

  他竟然直接吻着我的耳珠,把我的耳珠放进他的口中来回把玩,不时地用舌头轻扫,加上他吐着温热的气息吹到我的耳朵上,顿时觉得麻麻痒痒的很舒服,也让我受不了,原本已经无力的身体现在更是软绵绵地倒在椅子上。

  「好痒……不要……」我一边推着他,一边想要离开他的掌控。这时我才知道男生女生的力气相差竟是如此的悬殊,他只消用一只手就可以把我乖乖的定在原地不动,任凭我怎么挣扎都是多余,只是会刺激着他的性欲更想将我撕碎。

  「宝宝你好美……好香……好Sexy……」「不要……Jeff,这样好痒……」他当然是不会理会我的抗议,依然故我地舔着我的耳朵跟脖子。他的另一只手在我的腰上游移、来回,有点粗造的手微微刺激着我的腰,他摸得我好舒服,我的腰忍不住配合着他的抚摸而微微摆动起来。

  「宝宝舒服吗?」他依然在我耳朵旁边轻舔跟吹着气。

  「嗯嗯……嗯嗯……好……好舒服……」他的手准备往上继续摸去我的胸部时,被我激烈的反抗制止住,我只知道奋力抵抗似乎有打到他,忽然我的双手被抓着,而且紧紧的抓着,我根本动不了,也因为本来全身就有点无力,更使得我被他一拉就跌在他的怀中。

  不知道他从哪里拿来的绳子(后来我知道是他外套的腰带)把我的手捆着,我很害怕,第一次有人这么粗鲁地对我,以前不论是怎么样的情形都没这样过,以往顶多也只是跟男朋友闹着玩把我绑起来再玩轻微的SM,但是现在这个人他是真的把我绑起来,我当然挣扎得更厉害,甚至开始吼叫,但是我根本没办法挣脱,他索性把我绑在方向盘上,我只得靠他靠得更近。

  「宝宝,像你这种淫荡的女生最适合这种样子。我知道你很期待我干你吧?

  要诚实喔!」他摸着我的脸说着。

  「Jeff你要做什么?先把我放开,这样我很痛的。」(其实我那时是有一点点怕,但是因为个性使然,我还是不会表现出害怕的样子,所以有点点生气的口气,不过仍然不敢太凶,怕到时候发生阳明山杀人事件。)Jeff因为我的口气有点点怔住了,不过只有短暂的一下子。

  我想先让他把我给放开,所以只好先假装乖乖的而且其实很喜欢他之类的表情,但是因为这种姿势,我的短裙已经遮不住我修长匀称的大腿,裙子已经高高掀起,因为我穿丁字裤,所以整个臀部几乎都露出来了,他的眼睛一直贪婪地看着我。

  「Jeff,先把我放开吧,手被绑着好痛喔!而且这样姿势我都不舒服,腿好麻都动不了,温柔点对我嘛,你这样人家会怕怕喔!」我一边说着,一边将大腿微微张开,希望他能受不了诱惑把我放开,那时候就不会这么害怕了。

  Jeff的手抚摸着我的大腿,还慢慢地摸到我的大腿内侧,还好我的腿不是我的敏感带。但是在那种情况下让我觉得格外的害怕,感觉我的心脏要从口中跳出来,连带的身体也微微发抖,不由自主地扭动着身体想要离他远一点。

  他开始轻吻着我的耳朵,温温热热略带酒气,弄得我有点点意乱情迷,好痒好痒,但因为手被绑着,只能一直接受他的挑逗。Jeff的舌头灵活地舔着我的耳朵,轻轻咬着我的耳壳,又用牙齿搔刮着我敏感的耳朵,而又因为对着汽车的冷气口,让我在一热一冷的刺激下更加难以控制自己对情欲的需求,从口中不时地发出轻哼,而身体也随着Jeff的挑逗而开始扭动。

  「宝宝你很敏感……而且淫荡……你今天穿这样还跟我来这里,就是想让我搞。说是啊!宝宝,快说你很淫荡,想被我搞。」他还是一样的在我耳边吹着气,还用舌头在我耳朵上任意游移,真的好痒,我想躲也躲不开。我挣扎的手有点点痛,我好想离开这种酥麻的感觉,但又好想继续接受他的挑逗,真的很舒服,我的性欲已经渐渐被他给燃起。

  「没……没有……嗯嗯……喔……放……嗯嗯……放开我……不要这样……嗯嗯……」虽然我极力地想要掩饰内心的兴奋,但是从我生理上的反应而言,已经完全地藏也藏不住了。

  我的手想要用力挣脱离开那该死的方向盘,但是却徒劳无功,只是看见方向盘因为我的拉扯而左右摇动,因此所发出的声音在这密闭的空间中更显得明显,也透露着我的无助。

  因为我的挣扎,也使得裙子往上掀起更多,雪白的臀部已经完全呈现在Jeff的眼前,我知道裙子已经遮不住我丰满雪白的臀部,但是我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任Jeff毫无阻碍直直地盯着我的臀部。他的手也摸着我的臀部,刺刺的摩擦感加上他用力地揉捏,不久我的臀部已经变得红红的。

  我的手跟臀部都好痛,照理来说我应该会很讨厌的,但是身体的反应却恰恰相反,显得越加激烈,臀部不由自主地配合他的揉捏而摆动,而爱液也缓缓地从小穴里流出,将丁字裤的裆胯沾湿了一大片。我知道再这样下去,我一定会进入十分疯狂的境界。

  不知道这样过了多久,Jeff把音乐打开,播放着那些Trans跟Technical的电子乐,因为酒跟大麻的催化,我的头已经昏昏的,而且有整个车顶都在旋转的感觉,有点点去摇头PUB的感觉!神经与意志已经完全不受控制,神智与对外在的反应已经完完全全分开了!我似乎可以感觉到音乐的存在跟吵杂的环境,只是我的身体却动不了。

  Jeff的舌头再度往我的口中钻入,他不再只是温柔地亲吻着我的嘴唇,而是极尽暴虐地搜索我口中的深处,并且大力地吸吮着我的舌头。我的舌头被他用力地吞食着,很痛,但是我出不了声也推不开他,我只能在他口中「呜呜」地抗议着,但这似乎更加引起他的攻击欲望,他还是依然地享受着毫无抵抗能力的我。

  过了很久他才把我从他口中放开,又顺着我的脖子仔细地亲着我,好不容易呼吸到空气的我正在贪婪地呼吸着空气。他的手开始抚摸着我的腰,也渐渐把我衣服往上拉,他很快地就把我的衣服给脱了,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的衣服挂在我双手上,已经近乎半裸的我在音乐、酒精跟大麻的催化下也越来越需要……「不要……不要这样……把我放开……这样我好难过……」虽然明知道他不会放开我,我还是试着求求看。

  「那你先坐过来。」他要我坐到他身上,他还把椅子往后退,好留更大的空间让我过去。

  我并没有回答他。

  「你不过来等下就没机会放开你了喔!」Jeff一副我一定会过去的样子。

  我知道过去有可能会更惨,但不过去似乎也不会好,所以我只好慢慢地移动到他的腿上。因为手被绑着,我能背对着他坐在他身上,而他的腿也紧紧地合在一起,使得我一定要把腿分开坐在他的身上。我感觉到他硬硬的男性象徵正直直的顶在我的小穴口,他还故意不时地摩擦着,害得我的爱液一直不停地流出来!

  「你现在可以把我放开了吧!」「这么简单?我只是说你先坐过来,又没说要放开你。」他一面说着,一面摸着我的胸部,虽然是隔着内衣,但因为我是穿透明缕丝并没有衬垫的胸罩,所以感觉依然还是很敏锐。

  他的腿逐渐分开,使得我的腿也得跟着打得更开,唯一不变的还是我的手紧紧地绑在方向盘上。他的另一只手已经往我的小穴摸着,我早就已经湿透了的小穴在他若有似无的碰触下,更加渴望有人可以满足我。

  「宝宝你好湿耶!真色。被人绑着好玩吗?漂亮的女生又色的还不多,你想被我好好的插吧?」他所有的用字都好粗俗,但是也很有用地挑起了我的欲望。

  「不是的……嗯嗯……放开……嗯嗯……放开我……我不要做……嗯嗯……你……不要……」虽然我这么说,但老实的身体已经完全散发出性的味道。

  「不要什么?不要停吗?」他才说完,就把手从我那薄小的丁字裤边沿伸进去,直直的摸着我的阴核,还一直快速地揉压着她……一阵阵电流般的快感不断地侵袭着我,我的爱液也一直快速地泛滥,已经从我的小穴流到去大腿根了。想要逃离这种残酷的折磨但又无力逃脱,我只好张开我的腿接受着他快速残暴的攻击。

  「呀呀……不要……受不了……呀……嗯……呀呀……停……停……受……受不了了……呀呀……」「这么快就叫床了还说不想要?不想要怎么会湿?还流得到处都是!说啊!

  淫娃,被几个人这样干过?」Jeff一面说着,一面把他的手放到我的眼前要我看看我有多湿。

  他一面问着我,我一面摇头,听到他这样说,我紧咬着下唇不再出声,只是一直不停地随着他的蹂躏而抽搐着我的身体。因为想逃离,我已经将上半身靠着方向盘,但也因为这样,小穴更加靠近他的身体,双腿也分得更开。

  「不叫吗?看看你能忍多久!」他用力地把我的内裤扯破,我感到一阵痛楚跟凉意。

  「好痛……」我小声地说了一句。

  「哥哥疼你,等下让你爽到失禁好不好啊?」他一面说,一面把我的丁字裤放到我唇边在我脸上摩擦着。

  「不要……快把我放开……」我已经急得要哭了。

  不久我听到一阵「嗡嗡」的声音,一种很熟悉的声音……跳蛋!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东西,难道他是预谋吗?我不是第一次用它,以前也常常跟男朋友一起玩,只是现在要被人家约会强暴的时候怎么会有它?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嗡嗡」的声音不绝於耳。

  「用过了吧!不叫是吗?等下让你叫到没声音。」我不安地在他大腿上扭动,但一切都是多余的挣扎,他已经把跳蛋打开,将它塞进了我的胸罩里。它一直震动刺激着我的乳头,好痒好痒,我只能扭动我的上半身希望这种感觉不那么强烈。

  所有挣扎在现在来说一点用都没有,他很快地把我的胸罩脱掉了,现在我全身上下只剩下一条裙子跟靴子。他用力地抓着我丰满的乳房,我的胸部被他用力地搓揉挤压而隐隐作痛,但是竟然也有一丝丝的快感;另一边用跳蛋继续刺激着我的乳头,我的头低着趴在方向盘上,全身已经微微地冒着细汗,上半身随着刺激也不停地抖动抽搐,一直不停地喘息。

  「宝宝,你的胸部很大,乳头还是粉粉的样子,真想咬一口(不过我是背对他的,所以不行)!想叫就不要忍,叫出来不是很舒服吗?」他还是继续侵犯着我。

  过了一段时间,他看我都不叫就改变地方,专注往我的阴核前进,我当然知道他要做什么……「Jeff不要这样!不要……你这样是强暴……快放开我……」「你有看过被强暴的人这么湿吗?还会一直叫床!只要你不叫,我等下就放开你,也送你回去。」他一面说着,一面用力捏着我的乳头。

  「痛……你说过的……不要骗我……」当时我以为这很容易,嘴巴长在我身上,我要叫就叫,不想出声就不出声,这有什么难?但是事实与想像真的是差很多很多!我天真的以为这一切都是可能的,事实竟不是如此……「不能叫喔!你叫了就是叫我干你,知道吗?等下一定要让你自己来求我干你。」(我从来没有被人家这样对过,我觉得好羞耻。一向骄傲的我现在竟然只能被绑着接受他的凌辱,当时我曾想过,我一定会找人来报仇的!)那「嗡嗡」的声音再度响起,顺着我的乳头往下经过肚脐终於在小穴附近徘徊。以往只要我男朋友一用跳蛋弄我我就受不了,而且马上就会泄了,之后便全身无力地随便他干,所以我男朋友常常会用情趣用品跟我玩,每次我的反应都让他觉得很High,当然我也是很High的。

  今天他既不是我男朋友,又是在这种情形下,我想应该不会太High,不会High到不能控制。

  当跳蛋从我的大腿根经过,我就已经觉得好痒了,双腿忍不住想要合起来夹着跳蛋让它不能动,但很快地Jeff把他的腿打得更开,我的左脚就被他紧紧的押在门边,右脚就被他抵在排档旁。

  「不要乱动,乱动哥哥怎么能好好安慰你呢?你要看着蛋蛋,等下你就会很爽了,不要叫喔!」Jeff说完就把我的头往下压,要我看着他怎么用跳蛋来欺负我。

  Jeff把跳蛋在我小穴口摩擦,一直上下来回地摩擦,每当经过我的敏感带,我总是会一直抽搐。我的臀部也不自主地扭动,一阵阵的电流、快感不停地侵袭着我的身体。我紧紧咬着嘴唇,不想让Jeff知道我现在已经被挑起欲望,更不想因此失去可以被放开的机会,我知道被放开的机会不大,但是这似乎也是唯一的机会了。

  我的手紧紧地抓着方向盘,身上已经有一层薄薄的汗,好舒服、好刺激……但是我不能出声……这真的很痛苦。

  我努力地不让自己达到高潮,拼命地想把注意力转移,但……这真的好难,无法控制一波波袭来的快感,更无法不让自己接受这种刺激,全身忍不住地随着电流而抽搐颤抖。再这样下去,我不知道自己能忍多久不出声,而他究竟要玩弄我到什么时候?

  跳蛋的「嗡嗡」声依然不绝於耳,Jeff依然把它放在我的小穴口来回摩擦,而我的小穴口也因为高潮的即将来临而一开一合,呈现鲜红的颜色。

  「你应该要泄了吧?你看,你的小穴好像想要吃东西,想要我喂她吗?」我只是拼命地摇着头,虽然我知道他说的都是真的,而且爱液已经流得一大片,他的裤子都被我弄湿了;而跳蛋因为一直高速震动,也变得温温热热的,甚至我觉得似乎有微微电量电击着我的阴核。

  Jeff忽然用力地把跳蛋压在我的小穴口,让它一直直接刺激着我的敏感带,而且牢牢地压住。这种窒息的感觉我真的受不了,我已经无法克制地要泄了,而且刺激得让我几乎昏倒,我躲也躲不开,只能任凭Jeff不停地用跳蛋刺激着我的小穴。

  「宝宝要泄了吗?你好湿,湿到都滴下来了,你该不会尿尿了吧?哥哥问你你要回答啊!不回答哥哥怎么让你爽呢?」「不要……不要问我……」好不容易我说出这几个字。我的身体还是依然配合着跳蛋在抽搐着,我知道我已经面临高潮的界线,全身都麻麻的,四周也都在摇晃,小穴不停的开阖,连身体里面都在不停收缩。

  「啊……」在这时候我泄了,随着身体的收缩,爱液也一直喷洒出来。在这种情形之下我竟然还是爽到潮吹,难道我也很喜欢被人半强迫的感觉吗?

  「你竟然会潮吹,不是只有淫荡的女生才会吗?还说你不淫荡,我看你很想被我好好的干吧!连被绑着都能潮吹,让哥哥看看今天你能潮吹几次?想要就要说出来喔!」Jeff用着胜利的口气说着,他似乎已经认定我会求他跟我做一样。

  在我还在享受高潮的余味时,Jeff冷不防地把跳蛋直接放到我阴核上攻击,他用手指拨开我的阴唇,露出我的珍珠,看起来红红的,失去保护的她看起来更是惹人怜爱,但是Jeff只是想着如何欺负她,把跳蛋直接放在她上面。顿时,一股强烈的电流冲击着我全身,我受不了这么直接的刺激,身体剧烈地颤抖着,大口大口地深呼吸只是不想叫出声,但我不知道我还能撑多久?

  「受不了了吗?这只是开始,等下让你更爽……」他把电流开到最大,平常我只是用中等的就会被我男朋友整得很惨,那时候他要我做什么我都肯,更何况是乖乖的让他操呢?

  Jeff把手从我阴唇离开,直直的无预警的就插入我的小穴,手指从开始的二根增加到三根,他一直往深处探进去,手指还不停地在小穴里蠕动刺激着我的G点……我已经面临连续高潮的顶点,再不渲泄我真的会昏倒在这刺激的凌虐中。

  「放……放过我……不要……不要这样……真的……受不了了……」他听到反而更是卖力地在我阴核与G点徘徊刺激着,我的爱液随着他手指的抽送发出「吱吱」的水声,那声音就算在音乐的围绕下还是清楚地听得见,因为手指的挤压使得爱液从小穴中飞溅而出,爱液一直从阴道中被挤压流出来,弄得四周全都湿漉漉的。

  「呀呀……不要……嗯嗯……好……好舒服……呀……受不了……呀呀……要泄了……受不了……呀呀……不要欺负我……停……嗯嗯……啊啊……」我终於忍不住地叫出声,即使如此,我依然因为连续的高潮而失神地趴在方向盘上大口喘气。我不能思考,全身持续地颤抖抽搐,而且异常的敏感……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真的是被搞到虚脱!

  Jeff摸着我的脸,把他的手塞进我的口中要我好好舔乾净:「宝宝你高潮了吗?漂亮的女生连泄身的时候都特别美。你想要我干你了吧?舔乾净点再跟我说是什么味道。说啊!什么味道?宝宝的味道是怎么样的?不说哥哥可要惩罚你了唷!」「呀呀……(他马上用跳蛋刺激我的阴核)……不要……我说……我说……没什么味道……」「真的吗?」他沾了一点放进口中舔着:「真的没什么味道!」「不要说了!」(我第一次觉得好羞耻,真的希望他不要再说了。)「宝宝现在应该要做什么?」Jeff他用两只手摸着我的胸部,不停地揉捏着她,而我的乳头也已经红红硬硬的挺立着了。

  「你把哥哥的车子都弄脏了,而且哥哥的裤子也都沾了你的爱液,你说现在要怎么办?」「我……」(我不知道我应该要怎么说,我真的被他弄到很想要,但我是决不会开口跟他说的。)Jeff他开始把他的裤子脱掉只露出他的弟弟,靠着车里一点点灯光的反映,我可以隐隐约约看到也可以感觉到他的弟弟好大,应该说是很粗吧!

  他开始用他弟弟的头部在我的小穴口摩擦,我不想让他这样玩弄,所以我微微地抬起我的臀部,但他马上又把手摸着我的阴核一直来回打转,爱液竟然顺着我的大腿滴下来,我全身都软绵绵的一点也施不上力,我的身体只好又再度瘫软在他的怀中。他的弟弟再度抵着我的小穴口,而且还更深入地刺激着我的小穴,好想就这样让他大力的进入,光只是用想的我就已经快要泄了,真的很难想像等下他进来之后我会有多惨。

  「想跑吗?宝宝不守信用喔!刚刚怎么答应哥哥的?」「呀呀……不要……嗯嗯……放开……放开我……嗯嗯嗯……」「可是你好湿,湿到爱液都从你妹妹流到菊花蕾了,不想要吗?」他一直用他的弟弟在我的小穴附近摩擦,其实他只要再用力一点点就会进去了,但是他还是一直不停地摩擦着,搞得我心里痒痒的,爱液也一直从小穴里流出来。

  我一直不停地摇头,想要把所有的欲望一起摇出我的想法,只是随着他的摩擦,我的抗拒似乎都不是这么有用了。忽然他用力一顶,我想要躲,但是他的手牢牢地抓着我的腰,我的腰又很细,被他这样一抓根本就没办法可以闪了,也因为突如其来的刺激,让我小穴也紧紧地收缩。

  他刺得很深,而且整个动作可以用一气呵成来形容,况且他的弟弟又很粗,我觉得他已经用力地刺到底了,但他还想要更进去。那个又硬又涨的龟头一直顶着我的子宫口,有点点痛但又麻麻的,很难形容的感觉,不过我的直觉还是想要离开现在的情形,毕竟太深入也不一定很舒服。

  只是男人似乎都觉得越深入女生会越舒服,所以他虽然已插到尽头了,但依然努力地想要突破我的体内进入更深层的刺激,而我只能被他牢牢地固定着接受他的进入。我也因为紧张跟一点点的害怕,所以小穴也一直很紧没有办法放松,Jeff他只是一直放在里面也不抽插,只是就这么放着。

  「呵呵……宝宝你很紧耶!夹得我好舒服,真是太爽了!」他再度把跳蛋打开,那可怕的「嗡嗡」声又再充斥整个车内,他用一只手环住我的腰,另一只手拿着跳蛋挑逗着我的阴核,还不时用力地压在我的阴核上,每当他一碰到我敏感的阴核,我的小穴不单会流出爱液,就连里面都会不自主地收缩。我知道男人都很享受那种感觉,所以他也一直不停地刺激我的阴核,电流的感觉也不停地穿梭我的全身,不受控制的抽搐也变成他弟弟在我体内的抽插,现在竟然变成是我主动在做着活塞运动,我也听到Jeff的低声喘息。

  「嗯嗯……Jeff……放……放开我……呀呀……我……受不了……嗯嗯……呀呀……不要……停……会……呀呀……会坏掉……嗯嗯……呀呀……要……要坏了……呀呀……太……太舒服……不要……呀呀……嗯嗯……」「宝宝爽吗?想不想要更刺激?」「Jeff放……放开我……人家……呀呀……受……嗯嗯……」「好,只要你说宝宝会听话我就放了你。」「宝……宝……宝宝……会听……呀呀……会听话的……放开我……」Jeff他终於把我的手放开了,但我的手已经麻掉没有什么知觉,所以只能无力地垂放在二边。

  他把我放开之后也把跳蛋移开,只剩他弟弟还插在我的体内,我就这样坐在他的身上,而脑子里依然空空的,不过生理上的需求却是越来越旺盛。

  「宝宝转过来面对我,让我看看你。」他把我放开之后就不再那么粗鲁地对我了,反而是比较像情人间的感觉,我的双腿也不再被他紧紧地限制住,现在的感觉已经比刚刚要好得多了。在他的帮助之下,我慢慢地转过来面对他,我的脸早已经泛红,而且全身也热热的,现在跟他四目交接,让我更加的害羞。

  他的手轻轻地摸着我的脸,一直直直的看着我,被他看得我都很不好意思,所以我想要抱着他来躲避他的眼神,但是,他依然温柔地抓着我不让我抱着他。

  「宝宝看着我……不要躲……」Jeff很温柔地哄着我。

  他的手摸摸我的脸跟唇,他的脸缓缓地靠近我的脸,近到我可以闻到他的气息,有点点沉重也有点点混浊。他的唇轻轻地盖上我的唇,我把眼睛缓缓闭起,软软柔柔的触感,有点点酒味,但是很温暖、很温柔,也很舒服。

  「让我进去,不要反抗我……」Jeff他把他的弟弟抵住我的小穴口,因为已经湿透了,所以他只轻轻用力就已完全进入,但因为他的弟弟真的很大(大到一般保险套他都不能戴),在他进去的时候还是遭到抵抗,只是他用力一顶就尽根没入了。

  「喔……好紧、好湿,宝宝你的小穴好棒啊!含得我好舒服……」Jeff一面说一面缓慢抽动,我的爱液也随着他的抽动而发出「叭咑、叭咑」的声音,他还用手不停地在我菊花附近抠弄,但不可否认地这确实使我很兴奋。

  「宝宝想要我怎么干你?说啊!」「啊啊……」Jeff故意在我要说话的时候把我向后推靠着方向盘,使得我上半身向后仰,这样他会更深入我体内,就连他的手指也有点点插入我的菊花里。

  这种特而其来的刺激我又怎么可能受得了,加上他忽然发动冲刺,次次都直抵花心,好像要把我刺穿了一样,速度又快又深。

  「说啊!要我怎么干你?说啊!喔……好紧……被多少人干过?还这么紧。

  好爽,看你很久都没被人这样操了吧?今天让哥哥好好疼你。」他说着又把手指深进我的菊花里,不停地在里面打转抽插,甚至还在里面抠挖,隔着薄薄的肉壁不停地与他巨大的阳具相辉映,而巨大的阳具也在我体内一直来回抽插,似乎要把我完全刺穿才肯罢手。

  「不要……嗯……会……会受……受不了……妹妹……嗯嗯……要……要坏了……呀呀……不要……太……太大了……不要……呀呀……」我一边接受他的冲刺,一边想要抗拒高潮的到来,我知道效果不是很好,只是我依然试着去做。就在这时候Jeff的电话响了,我跟他都吓一跳,因为处在密闭的空间,电话铃声听起来更加刺耳。

  「宝宝你知道是谁吗?」「不……嗯嗯……不知道。」Jeff依然没停止在我体内活动:「是我们的介绍人啊!」Jeff他说的样子,让我知道等下我又会很惨了。

  Jeff把电话接起来,因为我跟他很靠近,我怕我出声会被发现,所以我只好努力克制住不发出声音。而他也知道我的顾忌,所以更加粗鲁地玩弄着我,一直用力地捏着我的乳头,甚至还边用力地按压着我的阴核,边挥动肉棒更加狠劲地在我的阴道里抽送。一切都如他所料,我不敢出声音,只能默默地忍受着他对我的行为。

  听着他们的对话,我想我朋友现在也想不到我竟会全裸地坐在他朋友身上,而他朋友则正在使尽方法地玩弄着我的身体。

  「宝宝,你要跟他说电话吗?」我用力地摇头,但他还是把电话递给我,我只好跟他开始说话。Jeff在我们交谈期间变本加厉地抽插着我的小穴,有好几次我都忍不住地差点要叫出声音,但还好还是忍住了。朋友并不知情,还是一直想要跟我聊天,我却越来越无法专心地跟他说话。

  Jeff把我从他身上解放出来,我正在高兴的时候,他竟然把车门打开。刚下过雨的山上很冷,冷得我直打哆嗦,我睁着大大的眼睛不知道Jeff要做什么,我又不能问他,只能看着他……Jeff把我拉下车,要我站着,他打算从后面来侵犯我。

  他用力地抓着我的腰,巨大的阳具直直地用力长驱直入一次到底,因为他的阴茎实在很大,我被他弄得忍不住轻叫了一声,Jeff发现这种刺激对我更有用,所以他就把我整个上半身压平伏在车窗边,只剩臀部高高挺起,他的手紧紧地抓着我的腰快速地抽插,而且次次直入到底。我的身体因为他的撞击而左右摇晃不已,丰满的胸部也一直不规则地开始晃动。

  我觉得他真的要把我拆了,动作都好用力,一次次不停地刺激我的G点,他的睾丸因为震动也拍打在我小穴上刺激着我的阴核。他粗鲁的举动却深深地刺激着我,我的手再也无法抓着手机,为了怕我的声音被电话另一头的人听到,我赶紧把电话挂掉,将手机丢在车里。

  「宝宝怎么不说电话了?让别人听听你淫荡的声音嘛!」Jeff依然用力地冲刺着,似乎要把我完全弄散了才肯罢休。一阵阵酸麻的感觉在我体内逐一散开,我知道我快要被他搞到高潮了,我不愿意承认,但是身体是真的很诚实……「不要……呀呀……要……要死了……嗯嗯……会……呀呀……被……被刺穿……」我一面说着不成句的言语,一面被Jeff硬生生地用力抽插着,爱液已经顺着我的大腿流下来,甚至因为Jeff的抽插而使得爱液一直流出而滴到地上。

  我跟Jeff的交合处已经湿濡一片,我知道我已经不能抵挡那种高潮的感觉,一阵阵的电流不停地在我体内流窜,从小穴一直往外抒发渐渐连指尖都感觉到那股酥麻,小穴也一阵阵地开始抽搐吸吮着那硬硬的阳具,似乎不想让他离开我的包围。

  当时我已经完全忘记我身处何处,已经忘记现在我是全身赤裸地置身郊外,我依然被高潮的感觉完全冲昏了头,只是弯着腰让男人抓着我的纤腰不停地做着栓塞运动……我的身体渐渐被粉红色所笼罩,毛细孔也渗出滴滴汗珠。

  「宝宝爽不爽?要高潮了吗?你的小穴一直吸我的弟弟吸得我好爽,又紧又湿。我是第几个干你的啊?爱液都滴到地上了,你实在超淫的,上过这么多还没有一个比得上你的……」Jeff一面用言语挑逗我,一方面又极力地想要污辱我。

  只是他说的都没错,因为我的爱液一直源源不绝地从我小穴滴下,而我的双腿也因为强力的撞击而渐渐招架不住了……「呀呀……不……嗯……不要说了……嗯嗯……呀……人家……要……要泄了……呀呀……受……受不了……嗯嗯……好……真的……好舒服……呀……」「要不要我加快啊?要泄的话要说喔!」Jeff他听我说完之后只剩一只手抓着我的腰,另一只手往前伸按压着我的阴核,他的手指一直在上面打转,甚至有时还用两只手指掐捏着她。这对本来已经接近高潮边缘的我无异是使我理智彻底崩溃的方式,我的小穴夸张地极力收缩,全身一直不停地抽搐,就连叫床声音也都不因为在郊外而有所控制,如果这时候附近有人,一定会发现我们的。

  「泄……呀呀……泄了……喔……快……让……我……嗯嗯……呀呀……」「泄了吗?宝宝,你小穴一直在开开阖阖的,好像要把我榨乾,超爽的!但是我可没那么容易泄,我可要把你操到站不起来……」Jeff真的不打算放过我,即使我已经泄身多次根本负荷不了他的攻击,他还是一直在我体内抽送,我就只能站着任他驰骋,我连求饶的力气都没有了。

  过一下他又把我从车窗边拉出来,刚刚至少上半身是在车里,现在则是完完全全的暴露在外面,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其它的车,我只知道我用着我仅有的力气抵抗着。

  「不要……不要……嗯嗯……有人……呀呀……有人会看到……呀呀……」「看到刚刚好,这么美的女人在郊外被人这样干,能看到算他运气好,最好是连脸都看得很清楚。」他说完就抓着我的头发把我的脸抬起来,而我的上半身完全失去支撑地悬在空中,丰满的胸部一直因为Jeff的撞击而左右摇晃。因为这样,我的双腿要更用力地站着,加上穿着高跟鞋,我必须夹紧小穴,不然我根本站不了,也因为这样的反应,使得Jeff的抽插对我更加刺激,并且我可以看到远远有车子开过来,只是都保持一定的距离,有一种被偷窥的快感……「宝宝你看!又有车过来了,我们前进一点让人家看……」他一面说着,一面推着我往前。

  「不要……我不要被人家看到……不要……」因为我激烈的反对,他也因而作罢。

  接着他又把我的一只腿高高地举起,使得我只剩一只腿可以站着,另一只手又刺激着我的阴核,他的弟弟因为这种姿势插得更加深入,我的G点也一直被他摩擦着。他把我推到靠近一棵树,让我可以扶树不至於会站不稳。只是悲惨的事情才正要开始。

  「宝宝你看,你这样像不像母狗要尿尿?」Jeff一面说,一面沾着爱液开始把玩起我的菊花,先是在周围轻轻地按摩,后来又伸入一根手指在里面抠弄,这对於现在濒临崩溃的我而言无异是最大的挑战,他已经羞辱了我一晚,现在竟然连这都要染指。

  「不要……嗯嗯……不要弄……」我的腿因为酸痛而一直发抖。

  「不要什么?」他明明知道我要说什么,但他竟要我说出来,而且他的手指还在里面转动抽插,我的五脏六腑好像都要被他翻搅过了。

  「你……呀呀……手……拿开……嗯嗯……」「在哪里的手?」他竟然要再把一只手指再伸进我的菊花里,「再不说我要进去了喔!」他已经慢慢地伸进去……「菊花……里的手指……」「什么是菊花?我不知道。」他已经撑开一丝丝缝隙……「不要……好……好痛……是……屁……屁眼……的手指……」我几乎已经痛得要哭出来,再加上这种羞辱……但是很奇怪的是,我似乎还是会兴奋。

  「一个美女说话怎么这么粗鲁?」他是已经停止再加一根手指,但是原来的手指还是在我体内抠弄。

  「让哥哥教你怎么说话才好听……」他忽然用力地在我体内抽送,就连手指也都随着他抽送的速度而增快。

  之后他从我的菊花拔出手指转战到我的阴核,他把我的腿更高高地抬起,我本来就瘦弱的身体在他的撞击下越来越逼近粗糙的树干。终於我的乳头贴近了树皮,在他的冲击下不停地摩擦着树干,有点点隐隐作痛,但是兴奋的感觉远远高过痛楚。

  他每插一下就刺激着我的G点,又深入又刺激,又猛又重,再加上他按压着我敏感的阴核,他这样冲刺不消几分钟就已经让我达到高潮,小穴不停地开阖,爱液也一次次的喷出,但他却还是一直冲刺着,速度不仅没减慢,还更加深入。

  「不要……呀呀……受不了了……呀呀……会……会被你……干死……嗯嗯……要……又要泄了……呀呀……」「是啊……这样叫多好听……小荡妇……说哥哥厉不厉害?你有没有要被操死了?」「呀呀……厉……嗯嗯……好厉害……宝宝……要……呀呀……要死了……嗯嗯……」连续高潮的感觉让我的心脏差点停止,那真的很刺激,只是我不太能承受。

  我不知道他何时结束的,我只知道我被他操到他泄的时候我都站不起来,应该是说失神吧!他是抱着我回到车上的。因为我跟他的下体都一片狼藉,我还记得他在帮我擦拭,好像还有去厕所拿水来擦,我不是很清楚,只是大概如此吧!

  不过在我渐渐恢复体力之后,我发现他一直在看着我。我的衣服也都穿好了。

  「你……真的很过份……你怎么可以这样?」我是很不高兴,虽然在当时我也很享受,只是我觉得我应该要生气的。主要是因为我觉得他是有预谋,而且他让我觉得很被污辱,跟以往高高在上的我不同,所以我当然不是太高兴,不过可能基於对他印象本来就不是太差,所以尚未到翻脸的地步。

  「宝宝……不要生气……只是我很想要你,你让我真的忍不住。」我也知道这是男人的鬼话,说穿了还不是精虫冲脑!不过他还算诚实,至少他不是说「喜欢我」,只说「想要我」。我也知道他不会喜欢我的,因为他根本阅人无数,在他心中应该是钱比女人重要多了,所以我也不奢望他会真心对我。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