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归来的儿媳
归来的儿媳

归来的儿媳

激情之夜转眼一个月过去了,儿媳从西北农村回上海后,武雄安排她休息了一个星期,又委派她去日本出差半个月,与儿子团聚。回沪后,儿媳的精神有了很大的变化,笑容又回到了她的脸上。

  儿媳每天高高兴兴地上班,早晨起的很早,穿着她那各种颜色的低腰裤,短上衣;身上散发出幽幽的、淡淡的香水味道。吃过早餐,一路哼着歌,开车上班;下午又是一路哼着歌开车回家。每晚还要辅导孙女学习,家中充满了愉快的气氛。

  每当我闻到那熟悉的香水味道和看到那段白白的肚皮时,就会想起与儿媳共度的夜晚。特别是晚饭后,她身穿丝质的睡衣,楼上楼下跑来跑去,又不带胸罩,两只大奶在半透明的睡衣里抖动,粉红色的奶头忽隐忽现;白色的蕾丝丁字裤勉强遮住鼓鼓的阴阜,露着肉黑色,总有几根阴毛从裤边露出来;身后的大白屁股只有一根白布条兜着,一晃一晃很耀眼。此时,我总不由得有些冲动,鸡巴会不争气地翘起来。我很自责,一大把年纪了,还如此好色,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鸡巴!儿媳说的对:「老爸是个大色狼!」可能是长期以来性压抑的关系,加上老伴去世早,在县领导的岗位上不敢轻举妄动,如有不慎马上成为全县的头号新闻,要知道在官场上,「男女关系」可是一把杀人的刀啊!我很想有机会和儿媳共度美好的夜晚,只是小保姆和孙女在家不方便,加上儿媳遭遇事故,刚回家还是忍住了,只是偶尔到洗脚店解决一下性要求。

  离开西北的那天早晨,小张联系了县公安局,派了五辆警车,来了几十个警察。临上车时儿媳问我身上还有钱没有,我拿出武雄给的小包,大约还剩4万多元一起给了她。儿媳走出人群,来到在招待所院内蹲守了一夜的老憨面前,把钱包塞到他手中叫了一声:「爹!」老憨顿时泪流满面地说:「姑娘,爹明白早晚有这一天,爹知道你是个好姑娘,你终于叫我爹了,钱我不能要,只有你这声爹就知足了。」儿媳拉着老憨的手说:「这钱不是全给你的,这钱给大憨娶一个老实的农村姑娘,你老有合适的找个老伴照顾身体,剩下给小憨读书,告诉他要把心思用到学习上。」王所长硬把钱塞进老憨衣服内,小张招呼我们上车走了。

  上个星期,儿媳从日本回来后又让我去了趟西北把王所长的女儿王嫣接到上海,儿媳出资把她安排在一家国际双语学校学习。

  学校快开学了,这天是个星期天,儿媳开车带着我和王嫣、小孙女去东方绿舟。坐在车内闻着那熟悉的香水味道,心中很舒畅。到了东方绿舟,我租了一辆三轮车,带着她们到处转,小孩们开心地笑着。来到一片草坪王嫣和小孙女二人跑去玩了,我和儿媳坐在草坪边上的长椅上休息。

  闻着儿媳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水味道,我有点控制不住自己。这时,儿媳的手机掉在草地上,她弯腰去拾,半个屁股露在外面,我不由得把手伸了进去,在白嫩的屁股蛋上抚摸起来……儿媳颤抖了一下,把屁股稍稍抬起,我顺着屁股沟摸到屁眼上,屁眼上也有几根阴毛,我轻轻拉了几下,手指又在屁眼上摸起来。儿媳屁眼一阵收缩笑着说:「好痒!」。

  我的手又摸到阴阜上,在浓浓的阴毛丛中抚摸了一会,用手指分开阴唇,伸进已湿润的阴道里,慢慢地扣着……儿媳身体哆嗦着说:「老爸,你真坏,把人家扣的好想啊!」我的手指不停地在阴道里抽动,阴道里已是淫水泛滥,儿媳随着我手指的动作节奏,发出阵阵轻微的淫叫声,并且拉开我裤子拉链,手伸进去一把抓住已经膨胀的鸡巴,上下套动起来……我俩沉浸在淫乐中,儿媳嘴不停地语无伦次地说着:「啊!……啊!……好舒服!……我好痒……好想老爸的大JJ啊!……还是老爸的JJ大呀!……再往里扣一下啊!……啊!……」我的嘴里也哼哼着……不一会王嫣和小孙女回来了,我俩赶快把各自的手缩回,整理好衣服。儿媳此时脸红红的,带着不满足的表情,发出阵阵喘息声。下午离开东方绿舟,我们来到朱家角老街玩,傍晚又把王嫣送回学校才回到徐家汇地区的家中。

  回到家,小保姆已把晚饭准备好了。

  吃过晚饭,儿媳带孙女上楼去了,我洗完澡回到自己的房间,看了一会电视,倒在床上回味着白天草坪上的情景睡着了。睡梦中儿媳白白的屁股在我头脑中晃动,不知过了多少时间,睡梦中我正抱着儿媳亲嘴……这时,一股幽幽的香水味飘过来,我深深地吸了一口。忽然,睁开眼一看,差一点喊出声来,嘴被人堵上了。只见儿媳站在床边,手放在嘴上,示意我不要出声,她穿了一件半透明的乳白色的丝绸睡衣,轻轻地爬上床。我一把把儿媳抱在怀里嘴对着嘴亲起来,儿媳乖巧地把她的舌头伸进我嘴里,我一边吸着她那香甜、柔软的舌头,一边把她的睡衣脱去。

  窗帘未拉上,月光照进来,儿媳雪白的身体发出柔柔的光。我沉浸在香水味中,鸡巴开始大起来……儿媳让我躺下,她趴在我身上,慢慢地舔着我的胡茬,又舔向我的奶头,奶头被她舔得麻麻的、酥酥的!她抚摸着我的胸毛继续往下舔,舌头在我肚脐周围打转。此时,我的鸡巴已高高翘起,像一支刚出土的竹笋!龟头在月光下,发出暗红色。

  儿媳一手抓住我的肉棒上下套动,一手伸向我的屁眼,嘴里含着我的睾丸,发出啧!啧!的声音,长长的头发像瀑布似的披了下来。我坐起来,一手抓住她的头发,不让它们散开,一手摸向那对大奶,大奶还是那么柔软、那么富有弹性!我的手指拨弄着奶头,奶头就像成熟的红樱桃。儿媳的手指在我屁眼上摸索,原来屁眼也那么敏感啊!摸得我浑身发软,好舒服呀!我慢慢地享受着……儿媳又舔向我的龟头,纤嫩光滑的小手握着我的肉棒上下套动,我轻轻地哼着……儿媳真的很会口交,她用嘴把我的龟头含住,轻轻地用牙齿刮着,我浑身颤抖起来。儿媳的香舌在我的马眼上打转,接着慢慢地遍及整个龟头,她那温暖的小嘴带给我无限的快感!她的美唇和香舌软滑的忽轻忽重吸吮,弄的我飘飘欲仙,舒畅无比!龟头不断地膨胀,我被她搞得背脊发麻,眼看精液就要倾泻而出!我忙把儿媳拉起,她趴在我耳边,娇声地说:「老爸,我想要大JJ,快把它戳进我的小穴里好吗?」我把儿媳轻轻地平放在床上,嘴对着嘴,互相吸吮对方的舌头,我的两只手在大奶上摸起来,我感到她的身体越来越烫,我稍用力捏下奶头,她竟「呀!」的一声叫出来,随即住口,我也吃了一惊!生怕吵醒隔壁的小保姆。

  我继续用手指轻挑粉红色的奶头,樱桃般的奶头在我刺激下渐渐地硬起来了。我用舌头拨弄已发硬的奶头,儿媳的身体又开始有了变化,颤抖着热起来。我又舔向平坦的腹部,小肚上的阴毛在淫水的浸润下闪闪发亮,阴毛从中透着那熟悉的香水味道。我用嘴咬住一撮阴毛轻轻地提起,儿媳咬住牙关发出唔!……唔!……的声音,她面对窗口分开了双腿,露出了阴阜,我用手指掰开阴唇后,舌头舔向阴道口,少妇特有的带着酸味的体香从阴道口溢出。

  儿媳的淫水不断地往外淌,我把淫水吸进嘴里细细地品味,接着把阴蒂含在嘴里,用牙齿轻轻地刮着,她两手狠狠地抓住我的双肩,指甲嵌到我的皮肤里,更激起我的性欲。

  我扶着发胀的鸡巴对准湿淋淋的阴道口,奋力一挺,儿媳发出轻微的嚎叫,紧紧地搂住我的脖子;我的鸡巴把她的阴道撑得开开的,她的阴道即紧密又温暖,这种感觉无法形容。儿媳头埋在枕头里,秀发带着熟悉的香味散开,我双手抓住两只大奶,手指捏住奶头,不停地前后扭动身体,一口气插了百十下。

  儿媳在我身下忘情地摇着头,秀脸通红,屁股不停地往上撅,配合我的节奏,让我的鸡巴能插的更深。俩人的阴毛粘在一起,肉体相互碰撞发出啪!……啪!……的响声。我又把儿媳翻了身,侧身躺下,我两腿夹住她的一条腿,一手抬起另一条腿,一手抓住一只奶,鸡巴重新插入阴道,加快节奏不停地抽动。儿媳摆动屁股配合鸡巴在湿润的、温暖的阴道里不停地往返,阴道里的嫩肉紧紧地包裹着我粗大的肉棒。随着一声轻微的喊声,一股滚烫的淫水从她子宫口冲出!烫的我龟头一阵痉挛,接着又是一股淫水,一连几股阴道内一阵收缩,好爽啊!我咬紧牙关不让精液流出来。

  儿媳抬起头,喘着气轻声说:「老爸,我不行了,你太厉害了,操的我好舒服啊!……我泄过了,求求你停一下再戳好吗?」说着她的身子软了下来。我把儿媳平放在床上,鸡巴留在阴道内,我双手支撑着让她喘息一会……过了一会,我拔出鸡巴,把儿媳翻过身来,跪着趴在床上,屁股高高翘起,两腿分开,露出的阴部对着月光闪烁着亮光。我跪在儿媳身后,两手抓住屁股,把我仍然硬着的鸡巴,塞进阴道里继续抽动起来。儿媳的屁股前后地摆动着,席梦思床垫在我俩身下有节奏地发出吱!……吱!……的响声,她的两只大奶下垂者,奶头在床单上来回划动。

  儿媳仰着头,半张着嘴唔!……唔!……地轻声叫着,身体在月光下弯成一道美丽的弧线。我一连操了几十下后,儿媳示意让我躺下,她蹲在我腰际,把我粗大的鸡巴塞进阴道里,只见她上下抖动,两只大奶随着上下跳跃……,我不由得坐起来,紧紧地抱着她,我的屁股也上下扭动起来……儿媳紧紧地抱着我的脖子,柔软的头发在我脸上飘逸着,散发出幽幽的香味,我的肉棒被阴道里的嫩肉裹得紧紧地,随着小穴内又一阵收缩和嫩肉的痉挛,我的龟头急速膨胀,终于射出一股滚烫的精液!子宫口也流出一股淫水,好痛快啊!儿媳疲软地紧贴在我胸口,牙齿咬住我的肩头不让自己发出声来(事后,我的肩头红肿了好几天)。

  我抱着浑身发软、发烫,几乎是半昏迷的儿媳躺下,让她还趴在我身上,我发软的鸡巴还插在阴道内。不一会,儿媳趴在我身上慢慢地睡者了……我搂住她,望着天花板,闻着空气中淫水和香水的混和味道也模糊地睡者了。

  天快亮了,我从阴道内抽出发软、发白的鸡巴,推醒还趴在我身上的儿媳,她很不情愿地揉揉眼睛爬起来说:

  「老爸,可不可以再操我一下嘛?」我告诉她说:「天亮了,小保姆快起床了,让她看见就不好了。以后还会有机会的。」儿媳抱着我轻声说:「我还会再来的,我还要带你去玩更好玩的。」说完再我脸上狠狠地亲了一下,光着身子,抱着衣服推开门上楼去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