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兽欲的沉沦
兽欲的沉沦

兽欲的沉沦



  「一帮没用的废物!」菲尔格斯眼看大势已去,骑上战马准备撤离,不料在
他面前,索拉德挡住了他的去路。

  「滚开,别挡路!」菲尔格斯怒骂道。

  �干砦琢欤跄芰僬笸烟樱崞约旱氖窒露还耍俊顾骼乱簧砗稚�
衫,腰间挎着一柄短剑,不长不短的褐色头发随风飘舞,此刻的他,目露寒光,
根本不似平常那样的温和。

  「再不让开,杀了你!」菲尔格斯纵马朝索拉德冲锋而去,索拉德却是不闪
不避,硬生生用身体承受住了菲尔格斯的全力撞击。

  「不可能!」菲尔格斯惊恐地看到,连人带马接近一吨重量的冲击力,竟是
如同撞到了厚实的墙壁一般,索拉德纹丝不动,而自己反倒是连人带马摔了出去。

  「到此为止了。」索拉德一把抓住菲尔格斯,朝敌军阵营走去。

  耶鲁斯塔城很快被占领了,菲尔格斯也被索拉德扔到了国王面�啊?醋乓磺�
结束,菲尔格斯自知难逃一死,于是放声大笑。

  「你们高贵圣洁的公主,在我这里已经成为了千人骑,万人插的淫贱婊子了,
我们卖给你们的记忆水晶看了没,是不是很带劲啊!哈哈哈……啊——」一声惨
叫,菲尔格斯的左手就此分家。

  「公主在哪里?」亚修恩问道。

  「公主?哈哈……我已经把她卖到浩瀚国去了,她现在恐怕被数万人轮奸性
虐,被各种兽人淫兽轮奸性虐,等你们打过去,恐怕她早就不成人样了,哈哈哈
……啊!」

  又一只胳膊就此分家,亚修恩怒视着菲尔格斯,斩魂剑一剑劈斩,当即将菲
尔格斯从中劈开,鲜血内脏流了一地。

  「国王陛下,下令吧!」亚修恩压制着内心的怒火,拱手道。

  国王微微点头,大声道:「耶鲁斯塔所犯恶行罪不容诛,亚修恩,我命令你,
将他们全部杀光!」

  「遵命!」亚修恩一剑横扫,一道锋利无比的剑气挥斩而出,刹那间,范围
五十米的敌军被斩出一片空地,大量的血雾爆发开来,宛如下起了一阵血雨。

  「等一下!」这时,索拉德挡在亚修恩面前,道:「首领菲尔格斯已死,再
去屠杀这些人毫无意义。」

  「你没资格跟我说这些!」亚修恩冷道。

  「如果,我有与你一战的实力呢?」索拉德拔出了腰间的短剑。

  「这是……破晓之剑?」亚修恩面露讶色,随即淡笑道:「有趣,能够得到
破晓之剑的认可,你的实力绝对不弱。那么,如果你能打败我,我可以考虑你的
提议。」

  「那么……来吧!」索拉德严阵以待,亚修恩飞速一闪,瞬间来到索拉德面
前,手中斩魂剑已然重重斩了下去。

  一切都只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索拉德根本做不出任何的反应,就被斩魂剑
划过了自己的身体。

  「嗯?」没有想象中的鲜血四溅,亚修恩惊诧地发现,索拉德中了自己一剑,
却仅仅只是衣服破损,身上没有半点的伤痕。

  看着索拉德身上爆发出的澎湃的紫色斗气,以及那变得有如钢铁般黑色的肌
肉,亚修恩明白了。

  「原来如此,将土系斗气修行到极致,从而获得宛如钢铁般坚硬的身体强度。」

  亚修恩再没轻视之心,他将斗气一瞬间提升到极致:「只是,应该还不止如
此!」

  「我天生拥有最精纯的土之属性,所以我天生就拥有极强的防御力,只是,
也因为这样,我没有灵活快速的身法和剑招,只能与对手硬抗,对刚!」索拉德
没有主动进攻,因为他知道,他的招式是不可能打到亚修恩的,即便打到,也很
难造成伤害,一切只能堵在最后一击上。

  「那么,今天我就破了你的绝对防御!」亚修恩一瞬之间冲到索拉德的面前,
手中斩魂剑狠狠地刺到索拉德身体上,紫色与白色的斗气激烈的碰撞,激起一股
股强烈的劲风,只是,亚修恩的攻势看上去异常凶猛,却依旧没能刺破索拉德坚
硬的肌肤。

  下一瞬,亚修恩的身影再度消失,随后,其快速移动所带起的阵阵疾风,方
才激烈的吹袭而来,带起一阵尘埃。

  「当」的一声,亚修恩闪现到索拉德另一侧给了他一剑,猛烈的斩击激起一
道强烈的火光,但索拉德依旧毫发无伤。

  身影再度瞬间消失,然后再度瞬间出现,不同的地方飞快的闪现,宛如毫不
停歇的瞬移一般,让人根本看不清亚修恩的身影和动作。

  「太快了……不光眼睛跟不上,神识也跟不上。」索拉德在被斩了无数剑后,
不再刻意捕捉亚修恩的动向,而是闭上双眼,收起破晓之剑,全身心地用神识感
受着。

  亚修恩持续猛烈的斩击一次又一次地落在了索拉德的身上,而索拉德,至始
至终没有还手,或者说根本就无法还手,只是这般站着,用绝对防御的身体去硬
抗这暴风骤雨般的攻击。

  渐渐地,索拉德强悍如铁的身体在亚修恩暴风骤雨的攻击下,也渐渐碎裂开
来,鲜血从伤口不断地流出。亚修恩心中也是暗暗佩服,没有任何生物能够硬抗
他上千剑的斩击,而这个人,却强悍到如此可怕的程度,已经可以说是不死的怪
物了。

  「亚修恩大人!」这时,妍的身影闪现而来,她单膝跪在亚修恩面前,恭敬
道:「这个人,他是耶鲁斯塔城里唯一照顾公主殿下的人,也是真正让公主殿下
开心的人,请不要杀他。」

  亚修恩停下了手中挥斩而出的剑,对索拉德道:「妍之前传回的情报,有一
个青年每天为公主殿下擦拭身体,这个人,就是你吗?」

  索拉德点头,目光透着决然:「这是生与死的较量,也是关系到全城人的命
运,继续吧!」

  「好!」亚修恩身影再度消失不见,又是接连的斩击,索拉德的伤口越来越
大,即便是他绝对的防御,也无法在同一个地方连续多次的承受这样的攻击。

  「最后一击了!」亚修恩一剑狠狠刺向索拉德胸前扩大的伤口,然而,在这
最后一瞬,索拉德忽然睁开双眼,瞬间反手拔出破晓之剑。

  空中,三道凌厉的紫色剑光瞬间闪过,亚修恩周身的空间,立刻扭曲了,形
成了一个诡异的弧度。

  诡异的声响沉闷而压抑,扭曲的空间让一切变得昏暗无光,在众人吃惊的目
光下,这扭曲空间一路延伸,所到之处,一切都被卷入其中,被扭曲,被撕碎。

  下一刻,坚固的城墙也被整个的卷入了这扭曲空间中,与现实的空间脱离了
轨迹。随后,当这股可怕的能量散去后,那被卷入扭曲空间的一切事物,全部分
崩离析,被彻底撕成碎片。

  「亚修恩大人!」妍一声痛呼,她愤恨地看着索拉德,瞬间闪身,一剑狠狠
刺进了索拉德的身体,只是,她的剑仅仅在刺入三公分后,便再也推进不得。

  「放心,他没事的。」索拉德嘴角慢慢溢出鲜血,平静地对妍道。

  妍一惊,转身看去,却见亚修恩完好无损地躺在地上,原来,刚刚索拉德的
剑气所形成的扭曲空间,刚好将亚修恩弹了出去。

  「你果然领悟了土系最高境界——重力领域,这一战,是我输了。」亚修恩
看着天空,神色黯然地说道。

  「我只是运气好,最后一把,我赌赢了,否则,一个月只能施展一次的重力
领域一旦落空,输的人就是我。」索拉德伸出手,对亚修恩道:「我还是恳求你
们放过耶鲁斯塔全城的民众。」

  亚修恩一把握住索拉德的手,站起身道:「我已经没有资格拒绝你的要求。」

  索拉德转而来到国王面前,单膝下跪,恭敬道:「国王陛下,耶鲁斯塔原本
就是您的地域,只因菲尔格斯煽动造反,如今菲尔格斯已死,所以,还请宽恕您
的子民。」

  「对我的女儿做出这等丧尽天良的事情,我无法宽恕,将他们贬为奴隶,这
是我最大的底线。」

  「多谢陛下。」索拉德深深扣了一头。

  「索拉德,我任命你为皇宫护卫队副队长,与亚修恩一同商讨拯救公主的计
策,无论用什么方法,也要将公主救出来。」

  「遵命,我发誓,哪怕献上我的生命,我也要拯救公主殿下!」索拉德决然
道。

  「唔……嗯……」此刻,浩瀚国皇宫里,一个绝美的裸体正被触手缠绕全身,
激烈的交媾着。

  「亲爱的公主殿下,我可还令你满意?」一个高大强壮的男人双手抱住王雨
欣,在他身上,伸出了数条触手,纷纷插入王雨欣的小嘴和肛门,而他下身的肉
棒,直接变成了一个直径达到10厘米的粗大触手,每一下都深深插入王雨欣的
子宫里,将她的肚子顶出一个大大的圆柱凸起。

  「哦……唔唔……」王雨欣双眼翻白,高高仰起下巴,纤细的脖颈被活生生
扩粗了几分,一道肉眼可见的圆柱快速的贯穿喉咙,向着体内插了下去,下身的
触手更是毫无缓冲,仿佛两条凶暴巨大的活蛇,扭动着不断深入。

  「想不到啊,昔日被称之为半神的你,竟会落到如此地步。你可知道,那一
年,你站在军前英姿飒爽的样子,抬手间毁灭我五万大军,那是多么的威风。那
个时候,我只觉得,在你面前,所有人都是蝼蚁一般的存在。」男人仿佛是要将
心中的怒火和不甘全都发泄出来似的,越来越激烈,越来越粗暴,那粗大的触手
仿佛要将王雨欣的肚子插爆一般。

  「在我心中,我一直都视你为天上下凡的女神,永远受人敬仰的存在。为什
么,为什么现在你变得如此堕落淫贱,变得这么不知羞耻?」男人疯狂地抽插着,
终于,随着一声呻吟,男人将精液狠狠地在王雨欣的体内爆发开来。

  「唔唔……」大量的精液从王雨欣各个洞口溢了出来,男人狠狠抽出触手,
一把将王雨欣狠狠地甩在地上。

  「不甘心,不甘心我视为最强的对手,变成这副样子。」男人怒道:「站起
来,还手!」

  王雨欣的小嘴,蜜穴和后庭不住地涌出白浊的精液,大量的精液洒在地上,
形成了一大滩黏糊糊的水泽。

  然而,王雨欣没有站起来,而是讨好似的爬到男人面前,透明的唾液顺着她
的小嘴不住地流着,白皙的乳房随着身体的爬动而上下摆动,粉红的乳头却是挺
立在空气中,她楚楚看着这个男人,恳求道:「给……给我……我还要……」

  「要什么?」男人戏虐道。

  「精液……我要精液……求你……」王雨欣娇喘着,面颊红晕,修长的双腿
轻轻摩擦着,蜜穴还在不住地流着淫水精液混合物。

  「哈哈哈……你要精液,那就舔我的脚,舔爽了,我就给你。」男人狰狞地
笑道。

  王雨欣一把趴在男人脚下,张开小嘴慢慢吸吮起来,舌尖时不时地舔抵着,
细心地舔刮着各个角落。

  「伊莎贝尔,原本我想直接杀了你,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只是,现在我改
变主意了,我要让你成为母畜,最下贱的母狗,我要把你送到重口味俱乐部去,
让你每天都成为俱乐部的主角,让任何人都来插你,把你插成烂货,然后公开对
你处刑,用最残忍的手法来虐杀你!」男人粗喘着气息,似乎把心中的所以不满
都发泄出来。

  「你这淫贱公主,看在你舔的这么努力的份上,我就来奖赏你吧!」男人伸
出一个触手,一把插入王雨欣的后庭,然后不断的深入,沿着肠壁蜿蜒探入,同
时,他另一根触手一把插入王雨欣的蜜穴中,一插到底,直接粗暴地顶开子宫口,
插进了王雨欣的子宫里。

  「啊啊啊……不行了……呕……」王雨欣猛的张开嘴,肚子里的胃液不受控
制的从口中涌出,修长的脖颈僵硬的扭曲着,不一会,一条触手出现在她的口中,
扭动着从嘴里钻了出来。

  被贯穿全身的王雨欣翻着白眼,全身抽搐着陷入失神的状态,她的双腿被大
大的分开,身子被触手缠住,悬在半空中,这时,又一根触手插入她的下身,顿
时被撑大的阴道更是扩张到了极限,然而,男人并没打算这样放过她,第三根触
手强行顶开王雨欣的蜜穴,顿时,被扩张到极限的阴道立刻撕裂开来,丝丝鲜血
顺着触手往下滴落。

  四根触手疯狂地抽插,王雨欣的肚子如同怀孕一般高高鼓起,里面触手的搅
动清晰可见,被撑的几乎透明的肚子,仿佛在下一刻就会活活胀裂一般。

  「啊……我的身体被贯穿了……我的肚子要被插破了……啊啊……好棒……

  好刺激……请不要怜惜我……插爆我吧……「王雨欣不住的兴奋高潮,大量
的爱液,肠液,胃液,唾液快速分泌着,顺着触手的抽插一丝丝滴落在地上。

  这时,又有两根触手缠住王雨欣的乳房,然后使劲一勒,顿时把乳房挤得圆
圆的鼓胀起来,而触手的尖端找到乳头微小的乳孔,狠狠地插了进去。

  「唔……」乳孔一下子被扩张的快感,让王雨欣忍不住地呻吟起来,这狂虐
的刺激快感很快让王雨欣一阵抽搐,大量的爱液喷了出来。

  「这就高潮了?我还早得很了!」男人疯狂地抽插,将刚刚经历高潮的王雨
欣再度插的全身乱颤,突然间,触手抽插的动作停了下来,大量的精液顺着触手
咕嘟咕嘟的喷射出来,瞬间灌满了王雨欣的身体,随后,男人将触手从王雨欣的
体内抽搐,顿时,蜜穴的精液宛如喷泉一般洒落到地上。

  「啊啊……好棒……雷特大人……我的主人……」王雨欣全身抽搐着,侧躺
在精液堆中,呻吟地说着,没有焦距的眼神看着满地的精液,然后不自觉地用舌
头舔抵了起来。

  「这么多天了,我也玩腻了,该把你丢给别人了,相信这个国家恨你的人,
还是很多的。」雷特目光透着狠辣,然后拍了拍手,立马两个士兵走了进来……

  「喂,你听说了吗?」酒馆里,一个男人喝着酒,小声说道。

  「什么?」另一个男人讶道。

  「萨沙菲尔王国的公主,伊莎贝尔殿下,落到了我们国家的手上了。」

  「这个事情啊,我肯定听说了,不光如此,那个伊莎贝尔公主,被卖到血腥
玫瑰俱乐部里了,而且是以最低等的肉畜的身份。」

  「什么?那个重口味俱乐部,还是肉畜的身份,那她不是任何人权都没有了。」

  「是啊,只要愿意,随时都能将她宰杀。只是她毕竟是公认的联盟第一美女,
就这样宰杀太可惜了,现在她每天几乎24小时都在接客,各个地方的人慕名而
来,就是为了能够与公主一亲芳泽。而且,除了接待客人外,俱乐部还经常为她
举办各种重口味派对,每次下来,她都奄奄一息。」

  「那……她也太可怜了吧!」

  「当年她翻手间毁灭了我们浩瀚国五万精锐,如今这也算是她的报应而已。」

  「唉……」

  此刻,血腥玫瑰俱乐部里,看台上早已围满了人,一个绝美的胴体被绑在型
架上,金色的长发散乱的披在胸前,脑袋低垂,微微张开的口中不时发出低低的
喘息声,而她的腹部明显隆起,显然已经怀孕有一段时间了。

  「公主殿下,今晚您的任务,是要在一炷香的时间,让台上的五十个人全部
射精,否则,你就要接受任务失败的惩罚,让五十个牛头人来轮奸你,相信以你
现在怀孕的身子,90% 的可能会被插到流产,甚至造成大出血而死掉。你听清
楚了吗?」

  王雨欣流着唾液,脸色潮红,根本就没有思考的能力,显然被注射了大量的
春药,她看着周围围着满满的赤裸的男人,空洞的眼睛立刻放出淫媚的光芒,小
嘴媚笑着,喃喃道:「肉棒……我要肉棒……呵呵……」

  「每天服用大量的春药,你的脑子将会受到严重的破坏,变成一个只知道做
爱的肉玩具了。」主持人淫笑着,命人将王雨欣从型架上解了下来。

  「那么,开始计时。」随着主持人将香点燃,游戏也正是开始。

  王雨欣被放下来后,立刻像母狗一般朝那些人爬了过去,然后双手捧住面前
的肉棒,迫不及待地张开小口,含了上去。

  「唔唔……」淫秽的吞吐肉棒的声音,立刻让周围的客人如同打了兴奋剂般,
公主的美丽早已让他们垂涎欲滴,平常只敢远远地看看,现在竟然有机会亲自上
马,顿时呼啦一下围了上去,争先恐后地占据着王雨欣身上的肉洞。

  一个占不到位置的人,一把抓住王雨欣的乳房,然后粗暴的将手指插进乳孔
中,进而将肉棒死命的一挺,顿时,王雨欣的乳孔被大大的扩张,整个肉棒直接
插了进去。

  「唔唔唔唔唔……」王雨欣拼命晃着脑袋,剧烈的刺激让她想要拼命叫出声,
却无奈嘴中的肉棒让她只能发出呜咽的声音。

  「我怎么没想到这个。」另一个人也如法炮制,将自己的肉棒硬生生插入了
王雨欣的另一边乳孔中,然后猛烈地抽插起来。很快,娇嫩的乳头渗出颗颗血珠,
顺着乳房滴落下去。

  就这样,这场轮奸派对开始了,台下的观众看着这场轮奸派对,拍手叫好声
络绎不绝,即便是看的,公主的轮奸盛宴带来的观感也是极其震撼。他们纷纷拿
出记忆水晶,将这香艳荒淫的场面一一记录下来。

  当在场的五十个人都干完王雨欣后,那炷香早已烧完多时了。主持人走上台,
看着躺在满地都是精液的王雨欣,遗憾地说道:「公主殿下,很抱歉你没能完成
任务,接下来,你得承受五十个牛头人的轮奸。」

  「啊哈……牛头人……好……好棒……啊哈哈……」王雨欣流着口水,一脸
痴媚地说着,主使人淫笑着,拍了拍手,顿时,五十个牛头人走到了台上。

  看着那一个个身高三米,下面顶着巨大肉棒的牛头人,台下的观众不由地倒
吸了口冷气。那肉棒,简直比普通人的小腿还要粗,还要长。

  「公主殿下会不会被活活干死?」

  「难说啊,关键她还怀了孕,这五十个人牛头人下来,不死也残啊。」

  「来来来,这个可要好好记录下来,说不定这是最后一次。」

  「公主殿下,好好享受吧!」主持人做了个手势,然后走下台,与观众一起
观看这场即将到来的轮奸盛宴。

  「啊!」王雨欣一声惊叫,一个牛头人从背后抱住王雨欣,将她轻易地抱起
来,巨大的肉棒抵在王雨欣的穴口,然后也不做任何前戏,下身一挺,这巨大的
肉棒顿时全根没入,顶的王雨欣滚圆的肚子一下子朝上弹起。

  「啊啊啊啊……顶到孩子了……肉棒……不……不要……不要啊……」大厅
里,人们看到王雨欣在剧烈的挣扎着,可是她的力气又如何是牛头人的对手。

  「求你……求求你……放了我吧……现在的状态……我的孩子……啊——」

  牛头人根本不管王雨欣的哀求,疯狂地抽插起来。

  「啊啊啊……太……太粗了……不行……这样的话……我的孩子……啊啊啊
啊……」王雨欣拼命地摇着头,眼泪哗哗往下流,落在台下观众的眼里是如此凄
美和无助,让人同情,只是在所有人都没有留意的时刻,一道微不可查的叹息声
在台上悄悄响起

  「这些人渣……就这么喜欢看我痛苦……无助……求饶的样子吗?真是的…
…那么,我也要装的像点才行……啊啊……这无助绝望的感觉……好……好刺激
……嘻嘻……」观众们满脸地兴奋,看着昔日强大的公主被干的泪水横流,一副
绝望痛苦的模样,他们不由地纷纷脱下自己的裤子,开始对着王雨欣打起了飞机
来,「啊啊……这么粗鲁而残忍的强暴……这么激烈的抽插……」王雨欣低下头,
看着巨大的肉棒在自己的阴道进进出出,被极限撑开的两片阴唇花瓣夸张地充血
红肿起来,与紧窄阴道的嫩肉一同疼痛的颤抖着。

  「啊啊啊……我的肚子……要被撑破了……哦啊啊啊……极限……我不行了
……要坏掉了……啊啊啊……谁……谁来救救我……」王雨欣凄惨地叫着,痛苦
的眼泪滚滚而下,无助的目光看向观众席上,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主持人邪笑
着,暗道:「曾经强大如神的公主殿下,被封印了女神之力后,也只能像个普通
的少女一般无助求饶,可惜,这个国家没人会救你的,相反,你越痛苦,越绝望,
他们才会越开心。」

  「扑哧扑哧扑哧……」在抽插了数百下后,牛头人在王雨欣的体内射出了大
量的精液,顿时,原本鼓胀滚圆的肚子,更是如同气球一般夸张地胀大着,撑的
肚皮都变得近乎完全透明了。

  「哦哦哦啊啊啊……」王雨欣吐着舌头,翻着白眼,一副崩坏的样子,当牛
头人将巨大的肉棒从王雨欣体内拔出来后,大量的精液如喷水般倒喷出去,流了
一地。

  「啊呼呼……呜呼……」王雨欣低垂着脑袋,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激烈残酷
的交媾,似乎耗尽了她的力气,她的双手无力的垂下去,下体无助地抽搐着,然
而,这才刚刚开始,接下来,两个牛头人一前一后抱住王雨欣,将两根巨大的肉
棒对准了她的阴户和肛门。

  「不要……不要……求你们……放过我吧……」稍稍缓口气的王雨欣,看到
两根巨大的肉棒抵住下身的两个肉洞,不由地再度惊恐起来。绝望的眼泪顺着脸
颊往下流着,看上去无比的楚楚可怜。

  然而,牛头人可不会在乎她的感受,他们一前一后,将巨大的肉棒狠狠捅进
了王雨欣的阴户和肛门。

  「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啊……」王雨欣仰着脑袋,凄惨地嚎叫着,原本
起坐喧哗的观众,此刻都屏息凝神,这种远超人体承受能力的超大肉棒,还是两
根同时侵犯,而最关键的是王雨欣还怀着孕,就算她的肉体经过女神之力的强化,
也是决难承受。这一刻,他们只听到王雨欣的悲鸣传遍了整个俱乐部,那无助绝
望的神情,让他们越发升起一股兴奋和爽快。

  「啊……这软弱无助的感觉……好有意思……呵呵……看到他们这么兴奋…
…啊啊啊……我……我也更加兴奋起来……我还要更加柔弱才行……」王雨欣的
眼神开始变得空洞无光,她看着台下纷纷拿出记忆水晶记录的观众,脸上显现出
了一股深深的哀伤,绝望的神色充斥着她那清纯又美艳的脸蛋,而她的内心,也
在自暴自弃地催眠自己。

  「不会有亚修恩来救我了……也不会有索拉德为我擦拭身子了……原来……

  这里才是真正的……人间地狱……「王雨欣的视线模糊了,眼泪宛如破碎的
水龙头般,不断地顺着脸颊流下去,滴落到地上。

  「扑哧扑哧扑哧……」

  「啊哦哦哦……我的子宫……破了?……我的孩子……啊啊啊……不……不
要啊……」王雨欣不断地摇着头,凄惨的声音不断回荡在大厅中,她的子宫在这
异常激烈的交媾中被插破,大量的鲜血混合着羊水流了出来。

  「啊啊……好过分……都被插的流产了……可是……好刺激呀……完全不知
道自己会被怎样对待的恐惧……这感觉……太棒了……啊哈哈……让我表现的…

  …再自暴自弃些吧!「王雨欣的眼神越发的空洞无光,那充满绝望的模样,
因为孩子被插流产而崩溃的神情,让观众们更加激发了他们内心的兽欲,他们纷
纷为牛头人们呐喊助威,」干爆她!「」插死她!「的话语不觉入耳,听的王雨
欣越来越兴奋,她的嘴角溢出大量的口水,下体更是洪水泛滥,鲜血,精液,淫
水不断地随着每次的抽插而带出体外。

  「啊……快看吧……看曾经强大的公主……变得这么的淫贱下流……这么的
柔弱无助……」王雨欣全身心地投入到了这猛烈的刺激和毁灭性的快感之中,终
于,两个牛头人忽然用力,大量的精液射入王雨欣的肚子里,王雨欣的肚子再次
被精液撑的膨胀起来,而射进王雨欣肠道里的精液,直接从王雨欣的嘴里喷了出
来,远远看去,宛如一个小型喷泉一般。

  「啊……啊……」王雨欣张着小口,美目失神,身体不住地抽搐着,连痛叫
也不会了,体内体外被精液冲刷的双重刺激,让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下体开始大量的流血,当牛头人将巨大的肉棒拔出来后,连带着阴道和肠道
都被带出了一截。阴户和肛门被扩张成了两个大大的肉洞,红的白的一片狼藉。

  「啊啊……我的子宫……我的肠道……哦哦……都被插出来了……好……好
过分……可是……好刺激……来吧……在激烈些吧……把我……干死……」

  接下来,又有两只牛头人替换上来,如果不是王雨欣的嘴巴太小,她的嘴巴
也是绝对难逃被巨根抽插的命运的,只是,即便如此,牛头人也伸出他的长舌,
一把探入王雨欣的小嘴中,肆意的搅动着,然后一把深入到喉咙中,直接插进胃 里搅拌着。

  「唔……好……好恶心的味道……可是……好兴奋……这从未有过的刺激…
…啊啊啊……要死了……还……还有那么多……」王雨欣绝望地看着一大堆还在
等候着的牛头人,目光充满了恐惧,可是,有谁知道,她的内心深处,却是强烈
地期待着,期待被这些巨大的肉棒撕裂下体,插爆肚子,享受至高的轮奸快感。

  淫乱的派对一直持续到第二天,这些牛头人的精力异常的旺盛。王雨欣的下
体大量的失血,子宫早就被插破了,乳白色的液体混合着大量的血水拼命往外流
着。她的胎儿在这激烈的交媾中早就流产了,而王雨欣,她的精神似乎也早就崩
溃了,翻白的双眼对任何的光线刺激都没有反应。

  王雨欣瘫软地躺在地上,双腿大大叉开着,阴户和肛门呈现出了一个夸张的
肉洞,鲜红粉嫩的子宫和肠道都被插的翻了出来,鲜血还在兀自流着。她原本雪
白的胴体满是淤青和伤痕,两个乳房也是青一块紫一块,乳孔大大地扩张着,她
的眼神空洞无神,小嘴无力地张着,鲜血和精液混合着口水还在不住地流出来。

  她的内脏在这激烈的交媾中已经破裂了,生命仿佛与这鲜血一般,差不多流
失干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