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干你老婆
干你老婆

干你老婆

他已经五十五岁了,这个儿子是他三十七岁的时候才和现在的媳妇生的,平时宝贝的是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立马就穿起衣服准备走。-
  “老公,你这么着急去做什么啊,人家还没舒服呢。”-
  看到他穿衣服忽然要走,床上的一个裸着身子的年轻女人顿时嗲声嗲气的冲他喊道,还不住的抛着眉眼,一只手还不断的在自己的酥胸上抚摸着,想要勾引他。-
  “滚,臭婊子,老子的儿子都快被打死了,哪有心思管你爽不爽。”-
  李作为吼道,就拿着自己的包往门外跑去。-
  “妈的,臭男人,滚,你以为老娘稀罕你的软虫啊。”-
  女人在背后小声的作念道,一只手就往自己的泥沟里摸了过去,不一会,嘴里就发出了呻吟。-
  她,只是李作为养的一个情妇。-
  到了酒店的前台,李作为拿起电话给自己的媳妇打了个电话,就赶紧开着车往钱来麻将馆跑。-
  一路上,他心里想了无数个质问吴六的理由,想了无数个收拾吴六的办法,但是刚进门,他就听到了一句让他再也没有任何收拾人家心思的话。
-  “我告诉你,你算个屁,我爸一根指头都能让你死十次,你敢打我,你死定了,我一定让我爸把你家所有的女人都抓起来,让我好好舒服,我要让她们爽翻天,哈哈——”-
  吴六此刻已经气极而笑了。
-  他不是第一次碰到纨绔,但是还从来没碰到过这么不要脸的纨绔,他简直都想把眼前这个家伙给杀了。-
  本来,他只是准备踢他两脚,在虎娃面前做做样子,顺便把自己脸面赢回来就好,却没想到这个家伙反而变本加厉了,菩萨还有三分火气,更不要说吴六一个大混混了。
-  “好,好,我他妈的就在这里等着,等你爸来,我倒要看看他能把我怎么样了。”-
  他怒气冲冲的冲着李庆吼道,再次一巴掌抽了过去。-
  此刻,刘老虎,虎娃,还有黄雯已经全部坐在了大厅的沙发上,一脸看戏的样子,黄雯现在对李庆已经完全失望了,脸上的表情有些暗淡,她完全没想到李庆骨子里竟然是这样的人,她以为他是真的对她好,原来,他在她面前表现的一切都不过是他为了把自己哄上床的手段伎俩。
-  大厅的门也已经锁上了,只有一个小门开着,一个小弟站在那里看着,小弟这个时候也看到了李作为,他是跟了吴六很久的心腹,自然认识李作为,正好说话,就看到李作为从他摆了摆手往里面走了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李庆再次喷了一句话,让李作为差点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
  “我干你老婆,我告诉你,只要今天小爷我能活着,我一定把你老婆给干了,我还要把你全家都给干了。”-

-  吴六是什么人,李作为最了解了。-
  他最大的逆鳞不是他那个貌美如花的女儿,也不是他家里的老父母,而是他那个漂亮的媳妇。
-  谁骂他一句,他心情好会呵呵一笑而过,但是如果有人敢骂他媳妇一句,他绝对会黑着脸找他去玩命。-
  “我干你老婆。”-
  李庆说出这句话以后,吴六的脸就已经变黑了,两只眼睛里带着红色的光芒,好像一头出笼的猛兽一样,李庆一看,顿时就害怕了。
-  不远处的黄雯也看到了他的凶悍,想要起来劝一下,却被虎娃给压住了。
-  “不要动,这不是我们的故事,我们进去了,连配角都不是,跑龙套还只能挨打,出力不讨好,不划算。”
-  他说道:“放心吧,主角马上就出场了。李庆肯定不会受多大的伤,吴六出手很有分寸,他就是想要一个说法。”-
  黄雯一愣,就看到一个穿着条纹衬衫,蹬着黑皮鞋的中年人快速的跑了进来。
-  “吴六兄弟,你这是要干什么,这可是你侄子啊,你千万要冷静一点啊。”-
  看到吴六拎了一把椅子准备朝李庆抡过去,他赶紧挡在前面,然后一巴掌朝着他儿子的脸扇了过去。
-  力气十分的大,几乎是毫不留情,一巴掌把李庆的嘴巴都打的流血了。
-  “你个混蛋,他妈的把老子的脸都丢尽了,赶紧给你吴六叔叔道歉,速度,快点。”-
  他怒吼着说道:“快点了。”
-  李作为几乎是一脸的狰狞,一把把李庆给拽了起来,拖到了吴六的面前,然后一脸歉意的看着他说道:“吴六,兄弟,我,这是我教导无方,让他在你这里撒野了。”
-  吴六的牙已经咬的咯吱咯吱响了,但是听到他的话,还是生生的忍住了怒气,把手上的椅子狠狠扔到地上。-
  看着他们在那里一人一句的对吼,虎娃和刘老虎则是相视一笑,全当看戏。-
  终于,半个小时后,三个人安静了下来。-
  最后的结局是,李作为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虎娃,然后拖着一脸恶毒看着虎娃的李庆走了。-
  “兄弟,实在不好意思啊,出了这种事情,你放心,我已经警告过那个李庆了,他如果还敢闹事的话,我就弄死他。”
-  吴六看着虎娃说道,一脸恶狠狠的霸气。
-  虎娃相信,他是真的能说道做到的。-
  “没事,反正我们也没什么事情,那没什么事情的话,我们就先睡觉去了啊。”
-  虎娃呵呵一笑,就起身准备走。-
  吴六赶紧把他给挡住。-
  “那个,虎哥啊,你不是饿了吗,还没吃饭呢。”
-  他看着虎娃说道:“这么长时间了,楼上的饭也应该凉了,要不这样吧,还有个老鳖汤我让人在熬着没有上桌,那个给你送到房里去吧,我们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听到他的话,虎娃一愣,虽然想拒绝,但是人家已经把话说道这个份上了,他也只能答应。
-  楼上的一间套房里,黄雯去了卧室,她的心到现在还不能平静,女孩子都是水做的,她到现在不能相信李庆竟然是那样的人。-
  客厅里,虎娃和刘老虎沉默了一会,刘老虎终于开口了。-
  “你还不困吗。”
-  他看着虎娃说道,但是手上却在打着手势,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本还有一根笔,在上面快速的写下了一行字。
-  “我感觉这里的房子有问题,可能有窃听器。”-
  听到这话,虎娃顿时就愣住了,不过很快配合着说道:“是有点困了。”-
  同时拿过纸笔在上面写道:“我也感觉是这样的。”
-  两个人一来二去的写字分析,虎娃终于开始明白为什么不管是孙玉还是刘巧给自己说的每件事吴六都知道,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吴六总是能够把每件事情都把我的那么好。-
  他刚刚和刘巧谈好关于房地产公司的事情,吴六就要请他吃饭。
-  不一会,外面想起了敲门声。
-  虎娃一愣,对着刘老虎打了个颜色,他立马就去开门。-
  拉开门,就看到吴六一脸笑呵呵的站在门口,他背后跟着一个小弟,手里端了一个汤盆。-
  “兄弟,老刘,我来给你们送老鳖汤,那个老刘啊,你总不是想今天在这里过夜吧。”
-  他说着,揶揄的看着虎娃,还有卧室的方向,显然,他知道黄雯在里面。-
  刘老虎顿时一笑,说道:“我哪敢啊,好了,不开玩笑了,我也要去睡了,好困,今天的确是太晚了。”-
  他说着,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吴六一看这个样子,顿时就挥手让小弟放下汤离开,这才看着他说道:“老刘啊,先别着急啊,我其实是有一点事情想要麻烦你们,当然,属于你们的那份,我一点都不会少的。”-
  “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了,虎哥啊,刘姐出来的时候给我说了,你想弄个房地产公司,我就想问下,你那个盖房的工程有人承包了吗。”
-  他说着,一脸的笑容。
-  “我是这个意思,我正好手下有一个建筑队,如果需要的话,随时喊,咱的人多的事,肥水不流外人田是吧。”
-  听到这话,虎娃立马和刘老虎交换了一个眼神,顿时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惊讶。
-  到现在,他几乎可以确定了,钱来麻将馆的每个房子里都有窃听器,他是绝对不相信刘巧会把要一起弄房地产的这个事情告诉吴六的。-
  这种事情,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分的危险,刘巧肯定是不会让自己承担更多的风险的。
-  不过即便知道了这些,他也不能表现出来,还是看着吴六笑着说道:“实在不好意思,六哥,工程队我已经找下了,不过工程那么大,我找的那个工程队也不一定能全部干得了,需要六哥的时候,你可别推辞啊。”-
  吴六本来听到他的前半句话还感觉有些不舒服,但是听到他的后半句,这才点了点头。-
  出了房门,吴六顿时就一个冷哼。
-  “你们以为可以逃得过如来佛的手心,根本不可能的,走着瞧吧,所有的工程都是我的。”-
  他心里说道,一个冷笑,转身下楼了。-
  他走了,虎娃也没多呆,立马就带着黄雯也下楼了。
-  确定了这里有窃听器,他一刻钟也在这里呆不下去了。
-  刘老虎也跟着走了。
-  至于那盆老鳖汤,在虎娃和刘老虎走之前,已经被解决掉了。
-  好东西是绝对不能被浪费的,这是虎娃的原则。
-  “我们现在去哪里啊。”-
  大街上,黄雯紧紧靠在虎娃的身旁抱着他的胳膊说道。
-  九月的夜,风吹在身上有些冷,她穿着职业装,下面是裙子,就更冷了。
-  “随便找一家酒店睡吧,这么晚了。”
-  刘老虎在身边说道。放心吧,大部分的酒店还都是没有窃听器的。“-
  听到这句话,虎娃才松了一口气。-
  他现在对窃听器这种玩意是充满了恐惧。-
  想着自己的所有秘密都已经泄露了出去,他就感觉浑身冰凉,因为他在钱来麻将馆的很多秘密都是根本见不得光的。
-  找了一家豪华的大酒店住了进去,上了床,靠在柔软的床垫上,虎娃的眉头紧皱,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  黄雯紧紧靠在他身边,也一动不敢动,两只小手却缓缓的把自己的衣服给脱了下来,露出了洁白柔嫩的身材姣好的身体。-
  脱衣服的时候,她还故意的站起来在虎娃的眼前,动作放慢,缓缓的解着自己的短裙,然后再缓缓的褪下小裤裤,动作无比的撩人,好像在刻意给他看一样。
-  “先躺下,让我思考一会。”-
  难得的,虎娃竟然好像没有看到身旁已经几乎裸体的黄雯一样,依旧皱着眉头思考。-
  现在他的心里已经乱成了麻,他要赶紧把自己给理清。
-  “喔。”-
  黄雯有些失望的说道,不过还是乖乖的靠在虎娃的身边不说话,只是一动不动认真的看着他的脸,好像他的脸上正在放一部好看的电视剧一样。-
  良久,虎娃才长呼了一口气,他找到了收拾吴六的办法。
-  “哟,你动作很快嘛,怎么,想老公了啊。”
-  看着身旁已经脱光了衣服的黄雯,他不由嘿嘿笑道,两只大手顿时不安分的就在她身上游走了起来,嘴巴也同时朝着她的脸蛋凑了过去。
-  黄雯是一心想要留住虎娃的心,只是她知道,自己除了这幅身体,没有什么能够吸引虎娃的东西了,于是,她干脆放开,抱着虎娃的脑袋就狠狠吻了起来,一根柔软的小舌生涩的在虎娃的嘴里胡乱的搅动着,把虎娃的情欲立马就挑逗了起来,下面的大家伙几乎是瞬间暴涨到了极限。
-  立马就抱着她回击了过去。
-  “小骚货,这么想要啊,上次没有让你舒服透了,这次就让你爽透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虎娃嘿嘿笑着,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也剥了个精光,一根怒气冲冲的擎天柱正在竖立在他的小腹前,一翘一翘的。-
  他正要俯下身去战斗,就看到黄雯忽然坐了起来,两只手抓住他的大家伙,张嘴就咬了过去。
-  “喔··”感觉到大家伙被狠狠允吸,虎娃立马就舒服的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  或许是因为有了上次的经验,黄雯的嘴巴并不是很生涩,动作起来竟然再也没有用牙齿碰到虎娃的大家伙肉壁,让他舒服了很多。
-  “用力,再用力。”
-  虎娃一边吼道,一边不安分的大手已经顺过了黄雯平坦的小腹,进入到了她的禁地,一手在她的泥沟上摸去,顿时就感觉到手心上被沾满了水,显然,那里已经是水灾泛滥了。
-  “你个小妮子,看来是准备铁了心要勾引我了,那好,看我怎么收拾你。”
-  他笑道,顿时就一把把大家伙从她的嘴里抽了出来,然后伸手把她的芊芊细腰给抱住,把她的人给抱了起来,手也不下去,大家伙就已经对准了她的泥沟。-
  噗嗤一下,就进去了多半根。
-  “啊,慢点,慢点,老公,有点疼,慢点,老公,有点疼。”
-  黄雯立马就挣扎了起来。
-  只是虎娃根本不吃这一套,被她勾引的他现在全身都是火气,不过到底是自己的女人,他也担心她的身体撑不住,于是就只是慢慢的运动着,直到黄雯忽然大叫了起来。
-  “快点,动的快点,舒服,好舒服,再往里面一点,再往里面一点。”
-  听到这话,虎娃就好像听到了前进的号角一样,立马就披荆斩棘,快马上阵,直捣黄龙,加紧出击。
-
-
-  黄雯明显是已经习惯了虎娃的大家伙,开始舒服了起来,嘴里不断疯狂的叫着诱人的声音。-
  “啊,舒服,舒服,老公,你真厉害,老公,你真厉害,快点,弄我,快点,快点···”她的每句话,都变成了让虎娃兴奋的春药,听到她的话,虎娃简直是生猛的不得了,原本就坚挺的大家伙变得更加厉害了。-
  只是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就在他快速的运动的时候,他的背上,一片白色的光芒正在若隐若现的闪动,然后消失不见了,只是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力气好像瞬间又增加了不少,原本有些疲惫的精神顿时都变得好多了,好像吃了十全大补药一样。-
  “难道是刚刚吃的老鳖汤到现在才有了效果。”
-  他心里纳闷道,没有乱想。
-  虽然黄雯一直在大叫,但是她毕竟初经人事,不到二十分钟,在虎娃的疯狂进攻下就败下阵了,感觉浑身都好像火烧了起来一样,暖洋洋的,无比的舒服。-
  “啊,舒服,舒服,啊···”她大叫一声,然后浑身就抽搐了起来,虎娃立马就感觉到一股热流从她的泥潭深处喷了出来,冲击在大家伙的小头上,大家伙的身体也猛的好像被一张小嘴给死死的咬住了,舒服的让他也浑身一颤,差点丢了,刚刚想忍住,但是看到黄雯的样子,知道她撑不住了,于是干脆就放开心神,大肆的攻击了起来。-
  “啊,啊,嗯,嗯,嗯···”黄雯此刻已经几乎失去了感觉,只是任由虎娃摆弄着,她感觉自己浑身软的一点力气都用不上,好像人已经快要瘫痪了一样,那股心底传来的舒服感觉也是前所未有的,简直快要爽透了。-
  放开了心神,又过了几分钟,虎娃就受不了了。
-  “啪啪啪···”他抱着黄雯的屁股就在上面连续拍了起来。
-  黄雯吃痛,身子条件反射的缩了起来,她一缩,虎娃就感觉到一股猛烈的舒服感,三次,正好让他舒服到了极限,一股热流猛的喷涌而出,进入了黄雯的身体深处。
-  滚烫的感觉顿时让黄雯再次颤抖了起来。
-  她知道进入自己身体的东西是什么,不过她却没有拒绝,反而脸上带着一丝满足。-
  “等我有了你的孩子,你就不会离开我了吧。”-
  她傻傻的想道。-
  对于她的想法,虎娃是完全不知道,舒服过后,他也感觉到累了,今天晚上的确是有些疯狂过度了。
-  顿时就抱着黄雯缓缓的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