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古墓情史
古墓情史

古墓情史

却说杨过与小龙女自於华山之顶与众人辞别,带着神雕返回终南山古墓,从此不问江湖琐事。
-   住了半年,小龙女并未有孕。於是杨过与她商量,这古墓阴暗潮湿,於身体健康无益,况且将来若有了孩子,哪能让其不见天日。不如搬到绝情谷的断崖下面去,那里环境优雅,空气阳光皆足,将来对孩子发育有好处。
-   小龙女出嫁从夫,自己向来没什么主意,当即应允。於是,夫妻来到绝情谷断肠崖下的世外桃源居住,神雕不会闭气潜水,只得自回独孤大侠所居的山洞去了。
-   时间飞逝,一晃数年,夫妻两个自给自足,闲时练练武艺,乐时享受鱼水之欢,过着神仙样的日子,只是这小龙女的肚皮仍然一直没有动静。其实,这皆因为小龙女从小在古墓中睡那冰床,虽然武功进步,却损害了女子生殖系统的器官,导致丧失了生育能力。杨过倒不觉什么,小龙女却心里不安。杨过乃名门之后,一脉单传,如果不能传宗接代,岂不绝了杨家之后;况且夫妻二人一身骇世武功绝学,也要从此失传了。
-   这一日,夫妻俩又行房事。
-   只见杨过运起在海涛中练就的神功,一根阳具登时变得巨大粗长,在小龙女娇嫩的蜜穴中一出一入,小龙女便感到前所未有的充实,似乎整个阴道都要被撑裂开来似的。她将修长的双腿高举向天,香舌舔着樱唇,口中「啊啊啊」大叫,雪臀不住扭动,胸前一双坚实的巨乳剧烈摇晃,美丽的阴户吞吐着巨大肉棒,不停溢出如涌泉般的淫液浪水,既热又烫,沾湿了整个下身。
-   杨过干的兴起,把小龙女雪白的一双大腿架上肩头,努力耕耘。小龙女再也忍受不住那股要命的绝顶快感,只见她突然一顿,一双玉手死死抓住床单,两条雪白的大腿猛地绷紧,美足绷地笔直,刹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浑身一直抽搐抖颤。
-   杨过突然觉得阳具被死死吸住,随着那娇嫩花径的一阵强力收缩,花蜜如洪水般将肉棒淹没其中,而此时小龙女的上身向后猛然仰起,口里发出一阵似呻吟似痛苦的娇啼:「哦--啊--噢--我丢了!」大量滚烫的淫水喷洒在杨过的龟头上。 -
  一股强烈的刺激袭击着杨过,「嗤嗤嗤--」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射如小龙女的花心。
-   云收雨霁,两人渐渐从高潮的巅峰回落地面,小龙女对杨过说道:「过儿,看来我是不能生育了,你这许多阳精岂不是都白白浪费了么?男子三妻四妾乃是常情,为了杨家香烟,你必须要纳妾。」杨过道:「龙儿,你不明白我的心么?我这心里只装得下你一个人,再多一个就放不下了。」小龙女道:「不是让你放在心上,而是让你放在床上,好使杨家后继有人。
-   我看那郭二姑娘人就不错,她为了劝你不要殉情自尽,甘愿跳下深崖。这份情意,着实不浅。」杨过听了连连摇头:「不妥,不妥。龙儿,你不知郭伯母爱女之心甚切,岂肯让女儿去做人家的小妾。她郭家现在已是名门旺族,我现在除了一个侠客的虚名,什么都没有,正所谓门不当户不对呀。」小龙女道:「那咱们悄悄去偷了郭二姑娘来,叫她给你生子,她自己想必一定是愿意的。」杨过道:「这更加不成,郭伯母足智多谋,是女中诸葛,若被她知晓了那不是惹麻烦上身。况且那小郭襄还是个孩子呢。此事万万不行!」小龙女见杨过态度坚决,只好道:「那怎么办?要不然,就娶程姑娘或陆姑娘。」杨过听了长叹一声道:「二位义妹因我而孤独一生,此情深如海洋,我却不能报答万一,又怎能忍心让她们作我的小妾呢。龙儿,娶妾之事就罢了吧,今后再不要提起。」小龙女见状不再言语,心中却另有计较。
-   以后数日,小龙女用玉蜂蜜酿了美酒给杨过喝。这玉蜂乃是异种,所产蜂蜜有滋养功效,可酿出酒来力量更不小,足可以当麻药用,杨过每次喝了都会酣睡一整天。
-   这一天,小龙女将杨过灌得大醉,估计他要睡上个两三天,自己便出了谷底,迳自去寻程瑛与陆无双。
-   第二回??神功无用输暗算??二女受难未破瓜
-   程瑛与陆无双姐妹与杨过分别之后,却没有再回嘉兴,而是随了一灯大师、老顽童、瑛姑三人去了百花谷。在一灯等高手的指点下,二女的武功大进。几年后一灯等人相继过世,此间就只剩下二女在此。
-   这天,程瑛与陆无双演试武艺。那程瑛所习的桃花岛武功虽尚不能与黄药师比肩,却已达到了其一半的功力;而陆无双对《玉女心经》上的武功已经了如指掌,比当年的李莫愁有过之而无不及。二人剑来笛往,打了个平分秋色。数百招后,程瑛才借弹指功夫略胜半招。两个人相视一笑,收手立足。
-   这一场比试,程陆二人出了一身大汗,便一同进屋添水沐浴。正洗澡间,二人忽然闻到一股异香,正在奇怪,就觉头脑发晕,双双昏了过去。
-   只听有人哈哈怪笑,房门开处,一前一后走进两个人来。当先之人一袭黑衣,形容枯瘦,好似殭屍一般;后面这人,身着华服,珠光宝器,却是个外埠商人模样。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在华山顶上逃走的潇湘子与尹克西。
-   这两个人在少林寺偷了觉远和尚的《九阳真经》,藏在一头大猿的肚皮里,故此未被搜去。可半路上,那大猿腹痛,对二人有了憎恨,竟然甩开他们逃走了。 -
  两人四处寻找,一找数年却杳无踪影。
-   他们料那大猿定在深山老林之中,於是尽往山中找寻。不想这天来到百花谷,发现有人练功。他们偷偷一看,原来是程陆二女,本想上前发难。但见二女武功卓绝,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当即隐忍不发,伺机下手。直到二女开始洗浴,两人才悄悄掩到近前。那潇湘子哭丧棒中藏有迷药,当年在襄阳用过,却只能迷倒普通士兵,迷不倒郭靖、杨过这样的高手。於是,潇湘子又向民间寻求奇方,加重了药量,而且除去了原来的恶臭味,使药变得异香。这时,他等二女进屋洗澡时,便按动机簧,放出迷药将二女迷倒。
-   两人进得屋来,只见二女玉体横陈,白嫩的娇躯直击二人的眼球。尹克西口水都流了下来,抢先上前一步将陆无双揽在怀里,抱到了床上,分开大腿一看,只见两腿中间白生生无一根阴毛。 -
  「哈哈,赚到了,「光板子」,我最喜欢了!」尹克西欢呼一声,凑过嘴去,在陆无双的私处舔吸起来。
-   潇湘子扯起程瑛让她趴在桌上,正好将浑圆的屁股翘将起来。他冷笑道: -
  「你喜欢「光板子」,老子却喜欢「走后门」,咱哥俩各取所需。」说罢,撩开衣襟解了裤带,将阳具拎了出来。他这条阳具,黑黝黝,粗棱棱,好似他那条哭丧棒一样。他也不做任何前戏,调整了一下方向,对着程瑛的肛门就猛刺下去。 -
  程瑛昏沉之中,却也觉到剧痛,不禁发出一声惨叫。潇湘子的阳具没入半截。
-   结实的肛肉紧紧地箍住肉棒,潇湘子美得直吸凉气,将肉棒拔出一些,又插了一下。
-   这边尹克西将陆无双的阴户舔了个够,又掏出阳具塞入陆无双口中慢慢磨擦着,回头见潇湘子已经入巷,不由笑道:「老潇,你就是猴急,这般美女给你弄,简直是糟蹋了。」一边说着,一边从陆无双口中拔出阳具,凑到了她的阴户上。
-   尹克西手扶阳具,正要向陆无双身体中插入,忽然听见「嗤嗤」两声轻响,心觉有异,扭头向潇湘子那边忘去,只见潇湘子已伏在程瑛身上一动不动。他暗叫声「不好」,刚要起身,背心忽然一凉,眼见一支剑尖从自己的胸口透了出来,瞬间一命呜呼。
-   一个白衣美女手握长剑立在地当中,却不是小龙女又是谁? -
  原来这些年来,杨过夫妻也曾出过几次幽谷,访得程陆二女在此处居住。这里距无情谷不远,是以小龙女离谷不久便赶到这里。未近草屋,小龙女便听到屋中有男人嘻笑之声,还以为程陆二女耐不住寂寞,已经找了男人。到近前一看,才知是潇尹两个恶贼正在迷奸二女。她扬手向潇湘子发出两枚金针,别说潇湘子全神贯注地操干程瑛屁眼,全无防备;就算事先知道,以小龙女此时的武功,他又哪里躲得开。金针入脑,登时毙命。小龙女同时跃入房中,又一剑结果了尹克西,将二女救了下来。
-   小龙女忙取些清水来淋在程瑛和陆无双的脸上,二女「呀」地一声睁开了眼睛。她们看见两贼屍体,又见自己赤身裸体,程瑛更觉屁股痛楚不已,知道自己遭遇了不幸。两人不禁潸然泪下。
-   小龙女温言相劝,告知她们自己来得及时,陆无双没有吃大亏,程瑛也只是被干了两下屁眼儿,处女之身依然完好。二女听了,这才略微释怀。
-   小龙女说明来意,要程陆二人随自己到绝情谷去共事杨过为夫。二女痴恋杨过已久,哪有不愿意的,只是担心杨过不肯接纳自己。小龙女说自己已经全安排好了,让她们只管放心,只需如此这般这般如此便可成其好事。
-   听了小龙女之言,二女忙欢天喜地简单收拾一下细软,便随小龙女向绝情谷而来。 -
  第三回??残花无恙或可用??大侠有心驭双飞
-   杨过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糊糊地醒来,心里还记着是跟小龙女一起饮酒,声声唤道:「龙儿,龙儿……」他还未睁眼,便嗅到一阵香气发自身边,伸手一摸,只觉触手滑腻柔软,原来是一只乳房,同时也感到自己身上未着寸缕。不觉失笑:「龙儿,你真是贪嘴啊,我睡着了,你也要玩一下。」他摸索几下,忽然感觉不对,这乳房虽也不小,但不如小龙女的大,却又更加结实一些。他忙睁眼一看,不禁魂飞魄散。面前躺的一个赤裸裸的女人,竟然是义妹程瑛。 -
  杨过吓得连忙缩手,把脸转向一边,这一转却惊得他更是目瞪口呆。原来另一个妹子陆无双正躺在这边,身上也是一丝不挂。 -
  杨过忙要起身,陆无双却早已经坐起来,伸出一双柔荑握住他的阳具轻轻撸动起来。一阵酸麻从下身传来,杨过似被点了穴道一般,一身武功都不丢到哪里去了,口中只讷讷地道:「二妹,这怎生使得,这怎生使得!」话音未落,杨过的嘴便被一双火热的嫩唇堵住,原来是程瑛吻了上来。她的娇躯紧贴在杨过身上,将一只香甜的舌头渡了过来。杨过只觉口唇生津,紧接着下体一暖,却是陆无双将他的阳具含入口中。仅存的一点理智也离他而去了,杨过伸出独臂,摸上了程瑛的乳房。 -
  这便是小龙女与二女商议的办法,那蜜酒中含有催情的成份,加上二女主动献身,不由杨过不来就范。
-   陆无双两只手握着杨过的阳具,那龟头还全露在外,真个是「两把露一头」的极品宝器,陆无双不由自主地舔吸起来。她幼时被李莫愁掳去,常随师姐洪凌波在江湖走动。那洪凌波是个骚货,有时找野男人也不背着小师妹,陆无双偷偷看过师姐与人交欢,也算是有些经验。 -
  此刻,陆无双只觉杨过的阳具在自己嘴中愈来愈胀,忍不住挺起身来,握住那家伙对准了自己的小穴,使劲坐了下去。不料刚一入巷,一阵剧痛传了上来,她「啊」地一声就要拔出。
-   杨过已然查觉自己的龟头碰到了阻碍,知道陆无双还是处女,他一把揽住陆无双的纤腰,轻轻向下一按。虽然只用了二成功力,可陆无双怎禁得住他的神力,「卟」地一声,粗大的阳具没入穴中。陆无双「啊呀」一声,一时间耳鸣眼花,几乎晕厥过去。
-   杨过知她处女辛苦,当下暂时不动。过了片刻,陆无双痛楚过去,杨过才略略动了一动,陆无双又感一阵微痛,杨过便再停下。如此几番过后,陆无双阴道里润出水来,痛楚尽消,渐渐感觉到妙处来了。於是不用杨过抽动,她自己便一上一下动作起来。 -
  杨过下边不需用力,舒服又省劲,便将程瑛的奶头含在嘴里味品,弄得她面色潮红,下身也是汁水淋淋。 -
  虽然陆无双行武出身,身体素质极佳,可终究是处女,在杨过身上抽得数十下便来了高潮,口中直叫着「傻蛋儿!哦,傻蛋儿!」,一股阴精自阴道深出喷涌而出,人却栽到杨过身上喘息不止。 -
  杨过轻轻将陆无双放在一边,转身面向程瑛打开了她的双腿。别看程瑛外表文静,可阴毛却是又黑又浓,只看得杨过心里火烧火燎,当下道了声:「大妹,得罪了。」将肉枪一挺,使一个「拨草寻蛇」式,缓缓刺入程瑛的蜜穴。同陆无双一样,程瑛也是先苦后甜。百十合下来,程瑛白眼一番,淫液狂涌,瘫软於床。-
  第四回??玉女菊花初绽放??傻屄良田又开荒
-   杨过力干二女,一条阳具却仍然坚挺,这番难过难以言表。正在此时,只听小龙女在身后幽幽说道:「过儿,见了义妹竟变得如此能干了。」杨过听了小龙女声音,心头一喜,转眼看去,只见小龙女果然赤身裸体立在面前,忙欢呼一声扑了过去。小龙女伸手止住他,款款伏下身来,张开樱口含住了他的阳具。杨过心中一阵感动,要知小龙女极爱乾净,过去从未吃过他的阳具,更何况这是刚刚从两个女人屄中拿出来的。 -
  其实小龙女在一旁看了半天,她日前看过潇湘子与程瑛肛交,现在又见陆无双替杨过口交,只觉男女之间的事情神奇无比,心中不禁跃跃欲试。 -
  小龙女将杨过的阳具吞吞吐吐一番之后,转过身来跪在床沿,将雪白浑圆的美臀翘起,对杨过道:「来,过儿,干我后边。」杨过听了心中大奇,他并不知道后边这个洞洞原来也能用,眼见那淡褐色的小菊花纹蕾清晰,煞是好看,心中一阵发痒,连忙手扶肉棒刺了进去。
-   一阵酸痛刺激得小龙女黛眉紧皱,口齿间直吸凉气。杨过关心地问道:「龙儿,很痛吗?要不算了。」小龙女摇摇头道:「不妨,你全插进来吧。」 -
  杨过听罢用力一挺腰,阳具没入小龙女肛肠。小龙女菊洞初破,疼痛异常,心中却十分安慰。因为她的处子之身被全真教尹志平所破,心里一直觉得对不起杨过,此时献上另一个处女地,也算是对杨过的一点补偿。
-   妻子这番心意,杨过如何不知,当下轻插浅送,刻意温柔。这一战,夫妻二人前所未历。小龙女先是觉得疼痛,到后来渐渐适应了,开始有了快感。不多时,小龙女竟然达到了高潮,一股阴精从她的阴门喷将出来,溅得床上程陆二女满脸皆是。小龙女体力透尽,扑倒床上动弹不得。 -
  刚才这一战,若是插入小龙女的阴道,杨过还可以射精,但插在小龙女肛门里却不然。因为肛门只有门口处才有肌肉,能紧锢肉棒,到了直肠里便是软绵绵无着力处,所以杨过依然没能射精。 -
  杨过见三女都是初次破瓜,都精疲力竭软倒在床上,不忍再去打扰,可胯下一杆钢枪仍然不倒真是难受。心想:只好用手解决了。他刚刚念及於此,忽然身后伸过一只白白胖胖的手来,攥住了他的阳具。一个声音欢快地笑道:「捉住了! -
  捉住了!」跟着唱道: -
  「小宝贝,长黑毛,钻肉洞,吐白泡;喜得妹妹声声叫:哥哥,哥哥我还要,我还要!」杨过吃了一惊,回身便是一招「拖泥带水」。这一掌发到半路,杨过却蓦地收住,只见一个中年女子光着身子站在那里,头发蓬乱,身材肥胖,一双巨大的奶子垂挂在胸前。
-   竟然是傻姑! -
  原来,黄药师、柯镇恶等去世后,傻姑便离了桃花岛与程瑛、陆无双姐妹住在了一起。小龙女寻二女那天,傻姑外出玩耍去了。程陆听小龙女说要自己嫁与杨过,欢喜异常,一时竟忘了寻找傻姑。她们刚出桃花谷,傻姑恰好归来,见她们三人行色匆匆,还道是要跟自己玩捉迷藏,就悄悄跟在后面。这傻姑虽然痴呆,但将黄药师的功夫练了几十年,实在是深厚无比,再加上小龙女三人急於返回,竟然没有发现她跟踪而来。
-   傻姑跟着小龙女们进了桃源,偷偷看见三人与杨过交合,只看得她血脉喷张,自己在门外脱光了衣服自慰。待杨过与小龙女肛交已毕,她一下子窜了进来捉住了杨过的阳具。 -
  杨过喝道:「傻姑,快放开我!」
-   傻姑紧紧攥住阳具不放,连连摇头道:「傻姑不放!你们躲起来玩这好舒服好舒服的游戏,不带傻姑玩,傻姑偏要玩!」杨过发急,伸出二指要点傻姑穴道,但见她一身白白的肥肉袒露,如何下得手去,不觉大窘。
-   杨过不动手,傻姑却动口,只见她凑过口来,「咕咚」一声将杨过的肉棒吞入口中。杨过还待挣扎,可是傻姑的口活儿居然十分高妙,舔、吸、裹、咂、唆,招招致命;而且将阳具尽数吞入,真到喉咙--深喉啊!小龙女等三人看在眼里,只觉有趣,谁也不来相助杨过。顿时,杨过浑身瘫软,只得任由傻姑去了。
-   傻姑将杨过的阳具品咂个够,便直起身来要坐上去。杨过见她的阴部满是黑毛,上蔓至小腹,下延到肛门,好不恶心,更嫌她一脸憨相,口涎长流。待要不干,却已是骑虎难下。要是她出去把今日之事到处传扬,自己也还罢了,姑姑等三人今后可无脸见人了。 -
  杨过便道:「好,好,我跟你玩,可是你要转过身去,背对着我。」傻姑听话,转身趴在床上,嘻嘻笑道:「原来杨兄弟你爱玩这招『虎步』,傻姑会的。」说着,翘起白白的大屁股来。 -
  杨过此时精虫上脑,下体发胀,也不管对手是谁了,上前去扶住傻姑的胖腰便向阴门中插去。傻姑下边早已经春水泛滥,阳具轻松入门,杨过顿时大动起来。 -
  傻姑不似小龙女等人那样矜持,快活起来叫得震天响。杨过性格外向,先前跟小龙女等做爱还有些内敛,这时被傻姑叫声感染,不由自主地也叫起来。二人这一战,直看得小龙女三人下体竟又生津。
-   杨过幼时丧母,缺少关爱,心中其实有着强烈的恋母情结。在《神雕侠侣》 -
  中记载,杨过长大后见到黄蓉时,心里就想:「郭伯母原来这般美貌,怎么我过去不觉得。」见到郭芙时又想:「郭芙虽然漂亮,可还是比不上郭伯母美。」就连他跟大自己几岁的小龙女厮守不弃,也多多少少是因这种心思做祟。现在傻姑就在身下,眼见得她成熟的身子,杨过身心均感无比快慰。数百抽后,他与傻姑同时大叫,一股浓精尽数射入傻姑的子宫。
-   杨过射精之后,渐渐平静下来,脑子立刻变得灵光。刚才一番交媾,傻姑那阴道里的感觉显然已经不是处女了。而且,她无论是口活儿,还是做爱,竟然熟稔之极,就连什么「龙腾」、「虎步」之类的术语也晓得。想那傻姑疯疯癫癫,如无人指点,怎么会知道这许多?
-   杨过心中暗暗生疑,就向傻姑问道:「傻姑,你以前跟谁玩过这好舒服好舒服的游戏?」傻姑本来高高兴兴,听杨过这一问,脸色顿时紧张,说道:「傻姑不说,傻姑不说,打死也不说。」这一来,杨过等人更是奇怪。杨过心道:「傻姑虽然武功不是一流,但若有人想侵犯於她可不容易,但看傻姑这情形,与她发生关系的人必定武功高强,所以她不敢说。」念及於此,杨过心中忽地一动,道:「傻姑,是爷爷么?」傻姑缩至床边一角,畏畏葸葸地道:「傻姑不说,傻姑不说,打死也不说。」杨过见她如此,更加可疑,想了一想,灵机一动问道:「傻姑,我考你一道问题,你一定答不上来。」傻姑听说,脖子一梗道:「谁说我答不上来,你问,你问。」杨过道:「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你说,是我的宝贝大些,还是爷爷的宝贝大些?」傻姑歪头想了一想,又向杨过胯下一比,拍手笑道:「我知道,我知道,杨兄弟你的宝贝大,爷爷的要小很多。」傻姑这句话一出,杨过等人心中顿时明白,不禁莞尔。只有程瑛暗暗替黄药师脸红,心想:「师父一把年纪,竟然做出这种事来。」原来,黄药师平时思念亡妻,多有酒醉之时。那一日,正好喝醉,偏偏傻姑翻出一件黄药师亡妻的衣服,高高兴兴穿在身上。黄药师醉眼看去,误以为是自己的妻子,於是上前搂住,做到了一处。 -
  黄药师事后倒也追愧莫及,可是这慾念一开,竟然制止不住,又欺傻姑疯癫,便时常教她穿了亡妻的衣衫,数次与其发生关系。好在岛上仆从俱都是聋哑之人,那柯老瞎子又不常在岛上,二人办事的时候傻姑嚎得声传至千里也无妨。但黄药师知道这事万不可传了出去,所以吓唬傻姑不许她讲出此事,如若不然就一掌打死她。傻姑最怕他打,自然不敢乱说。黄药师行事之时,也自己控制精关,关键之时就射在外面,因此傻姑从未曾有孕。
-   那黄药师号称「东邪」,做事自有一股邪气。他天文地理无所不知,年轻时风流倜傥,於男女欢爱之事也极为通晓。与傻姑做爱时,指导傻姑练习了各种体位。说来也怪,那傻姑练起武来笨拙,学习此道却极为顺畅,不但体位名称牢牢掌握,就连如何运用阴道内壁肌肉夹袭阳具也全数学会。
-   杨过这一下连干四女,饶是他身负绝学也当不起。就与四女赤身躺在床上歇息了半晌,大家方才起床。小龙女与程瑛去厨房张罗了酒菜,五人就在院中把酒言欢,共叙旧情。
-   第五回??断肠崖下增春色??桃花源中添新丁
-   自此,杨过与四女同居,日日欢歌,夜夜放情。闲时杨过自思一生,也觉得老天对人颇为公平。小龙女容貌天下第一,武功卓越,又嫁给当世第一武林高手,可偏偏没有孩子;程瑛、陆无双为自己守身不嫁,辛苦二十余年终於苦尽甘来;自己有龙女、程陆多位美女相伴,享尽人间春色,却偏偏来了个傻姑老大妈,甩也甩不掉;这个傻姑自小死了爸爸,变得呆头呆脑,竟然能跟当世两位绝世高手有染。看来,世上本没有完美无缺之事,老天爷不许人受十分的苦,却又偏偏不让人十全十美,足以证明「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   这样过了两三个月,程陆二女尚无什么动静,那傻姑的肚子却猛鼓了起来。
-   又过了四五个月,程瑛和陆无双才次第怀上了杨过的孩子。 -
  转眼过了将近十个月,傻姑马上要临产了。可这傻姑却十分怕疼,竟然不肯生。杨过等对她连哄带吓,骗她说若不使劲生小孩,就让爷爷和好兄弟的鬼魂来找她算帐,傻姑这才听话。本来她已五十多岁,生子着实不易,好在她身体素质特别好,虽然是头胎,却也没费太大的事,顺利地生下一个男孩,长得虎头虎脑,长量胖大,像足了妈妈。这是桃源中的第一个小生命,大夥儿都万分疼爱。 -
  杨过打小只跟随黄蓉读了几本书,没什么学问,见傻姑生了儿子,就起了个名字叫杨大傻。傻姑听了高兴,搂着儿子直叫「嘿嘿,大傻,大傻。」。
-   小龙女却不愿意,道:「什么傻不傻的,多难听,俗话说傻人有傻福,我看就叫『福儿』。」还是程瑛有学问,道:「我看福儿这名字好,可也得有个大名啊。古人云:
-   『大智若愚』,我看这孩子就叫杨智如何?」
-   大伙听了,一致称好。傻姑又笑嘻嘻道:「嘿嘿,杨智,杨智。」又过了几月,程瑛、陆无双各产下一女一子。杨过也都分别给起了名字,女儿叫杨蓉,儿子叫杨莫。杨过说是为了纪念郭伯母与大师伯李莫愁。他这么一说,虽然陆无双与李莫愁有仇,但毕竟她是自己的师傅,又将自己养大,多少也算一桩恩泽。何况其人已逝世多年,有多少恩仇也总该放下了,於是陆无双也不好说什么了。
-   其实,杨过给子女取这两个名字,真实原因是他一直念念不忘两个熟女的模样风采。尤其是李莫愁,他曾两次搂抱,那份触手柔若无骨的感觉令他终生难忘。
-   过去自己独自一人,偷偷躲起来手淫时,心里想像的可全是这两个熟妇赤身裸体的样子。
-   逾二年,傻姑再产一对双龙凤胎,程瑛、陆无双又各生一儿。
-   单说傻姑生的这个杨智大了起来,也跟他妈妈一样,憨憨傻傻,似乎有些弱智。但学习起武艺却是无师自通,将杨过和几个小妈的武学都学会了,只有杨过那一套「黯然消魂掌」只学得架式,不得其中要领。
-   杨智十 岁这一年,有一天,与杨过练招。父子二人分别使出「黯然消魂掌」来,只见那杨智的招式似是而非,全无心计,将杨过的招法一一破解,若不是杨过内力胜过一筹,险些抵敌不住。 -
  小龙女在一旁见了,笑道:「这孩子没什么心眼,只凭感觉就破了过儿的招术,可见是青出於蓝而胜於蓝了。」杨过皱眉道:「他这拳法可全不合我的黯然消魂之意。」程瑛道:「福儿天真无邪,使出招法来袒袒荡荡,无可匹敌,何不就叫做『天真烂漫拳』?」众人都道妙极。傻姑虽听不懂其中奥妙,但也知道大家在夸自己的儿子,直乐得合不拢嘴。
-   孩子多了,桃源中便显得拥挤。那时,大宋将亡,市面上房价飞涨。杨过等住在此间又没什么经济来源,要买房定是买不起了。小龙女忽想起终南山那里尚遗一处古墓房产,便和丈夫商量让子女搬去居住。杨过也想起独孤大侠所居山洞,虽然没有正式过户给自己,但自己算是他唯一弟子,应该也有继承权。於是把大家找来商量了,就让杨智搬到独孤去处,让女儿杨蓉与次子杨莫搬去古墓。其余孩子年纪尚小,且与父母同住,等大些时,若是社会稳定,经济回暖,再作打算。 -
  商议已定,杨过便带了杨智出发去找神雕。小龙女与程陆带另两个孩子去古墓认门。 -
  单说杨过带着傻儿子杨智寻到神雕,多年不见,一人一雕重逢甚是欢喜。杨过叫儿子上前拜见雕叔叔,不料那杨智平时大大咧咧,什么都不在话下。此时见了神雕,竟怕得要命。杨过一见更是大喜,因为这个孩子平时自己也管不住,这回可找到人管了。 -
  当下杨智就留在神雕那里。神雕就像当年对待杨过一样,寻来蛇胆给他吃,带他到山洪、海潮中练习武艺。这杨智对神雕心存畏惧,对它百依百顺,练起武来比杨过当年更能吃苦。到后来,杨智武功更胜过杨过许多,比当年的独孤大侠也要高明些。这是后话。
-   小龙女这一路,把孩子送到古墓,传了诸般机关暗道之后,便自离去。那杨蓉与弟弟杨莫就在这里练习九阴真经,也成为一代大侠。后来《倚天屠龙记中》,在少林寺助张无忌制住周芷若的那个黄衫女子,就是杨蓉。当时张无忌问她姓名,她只答道:「终南山后,活死人墓,神雕侠侣,绝迹江湖。」之后,飘然去也。 -
  而杨过与小龙女、傻姑等,就长住在桃源之中,从此不出江湖,其乐融融,快活胜似神仙。小龙女、程瑛、陆无双三女貌若天仙,与其交合之乐自不必说。 -
  就连那傻姑,虽然年岁大些,但她那一身高超的性技天下罕有匹敌,与她做爱感觉竟胜似其他三女。特别是黄老邪曾据自己的「玉箫剑法」推演出一套口活儿技术,命名为「品箫秘笈」,尽数教给了傻姑,故此傻姑的口活儿极为厉害。 -
  傻姑每次做口活儿前,都要说一句:「杨兄弟,我来给你吹萧。」原来她学不上来「品萧」一词,只会说「吹箫」。小龙女等不知她这个词的由来,只觉得她这词用得极雅,强似什么「舔一舔」、「亲一亲」的,都学着她这样说。不料,后来此语竟传至江湖,并流传至今。如今世人皆称口活儿为「吹箫」,却不知此说出自於黄药师之手,传播自傻姑之口。 -
  他们五人在此快活,但只苦了一个小郭襄,天南海北寻找杨过,而古墓的断龙石已经落下,桃源入法她又不知。千寻万觅不得所踪,郭襄最后只好做了尼姑,时而用个木鱼槌自渎一下,压压慾火;嘴里念着「大哥哥」,以减相思之苦。余下时光,独守那孤灯寒锺终老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