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自缚
自缚

自缚

「那么各位对此有什么看法?」一身黑色正装的慕梓涵身型笔挺的坐在会议室的一边,「这群人我们从未遇见过,现已知的威胁手法对其都不能构成威胁,我们只能够在其他角度另辟蹊径,各位都是顶尖的战略专家,这次上面批下来的这个特别小组就是希望我们能解决这一问题,我们已经在与美利坚进行联系,希望共享这一危机的解决方案,这一变数对人类的威胁是重大的。」清冷的声音落下,会议室中落下一片寂静,连个头发掉地的声音都能被听见……「啊啊啊啊!该死的老J!我就说什么地方不对,空间被独立开来了能源就完蛋了!」伍迪坐在一个小区的出租屋内部不停的咒骂着老J「屁的实在人,屁的实在人…」他又接着纠起了头发「还说什么维度转移!一个坐标都没有你让我去哪!无数的平行宇宙,有人活着的而且和地球审美观相同的几乎不可能被找到啊!老J!你给我出来!」然而没有任何事情发生,接着他虚按了一下双手,「要冷静,要冷静,去再绑个妹子冷静一下。」说着,他披上了衣服,出了门。

  ……

  月亮高照,如银一般的光辉洒下了整个小区,这是一个处于郊区的小区,晚上的人一般不会很多,这就给了一些人借口干一些奇怪的事情。

  「唔……」李欣桐充满媚态的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慵懒的嘴上若有若无的挂着一丝微笑,「起床!」接着,她立刻就悄悄地走下了被窝,看了看表,已经凌晨1点了,为了这个计划她还假装和妹妹一起睡了,想起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她的嘴角就若有若无的蒙上了一层笑意。

  「唔—— 」她先在自己的房间偷偷摸摸的拿了一大把自己的丝袜,偷偷地潜到了自己妹妹的房间,看着床上的妹妹均匀的呼吸着,早已陷入睡眠,李欣桐不怀好意的拿着丝袜偷偷靠近。

  她轻悄悄的把妹妹的一只纤细的手臂慢慢移出了被窝,然后又移出来了第二条手臂。

  「唔…不要……」梦中的妹妹仿佛意识到了什么,身体微微的动了一下,然后就恢复了平静。

  「呼—— 」李欣桐悄悄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她还以为妹妹被自己惊醒了呢,不过没有最好,她先将手上的丝袜在床头的角上系了个结,用手拉了拉,确认了这个结的稳定度,然后又在床头的另外一边系上了另外一个结,准备工作做好了之后她把两条丝袜的另一头系了一个绳环,轻轻地把妹妹的双手给套了进去,然后把环拉到紧贴皮肤,又在这个环的基础上在外面打了一个死结。

  「唔—— 」似乎是梦里有了感觉,妹妹秀美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身体开始翻动起来,似乎马上就要醒来了,李欣桐见状,赶忙把妹妹的另外一只手也快速的套进了绳套,然后在外面系上一个死结。

  她又接着在床脚绑上了两根丝袜,也同样在丝袜尽头绑出了一个小环,她掀开被单,发现妹妹蜷缩的睡在被窝里面,她把手伸了进去,握住了妹妹纤细的脚踝拖进了绳环,并且又一次被狠狠的打上了结。

  「唔……姐……大晚上……你不睡觉干什么啊…」妹妹此时已经醒了过来,还在迷糊中的她睡意朦胧的问了一句。

  「马上就睡。」李欣桐快速的回复到,并且趁着妹妹此时还迷糊,快速的把她在被窝中的另外一只脚抓了出来绑上。

  「唔……姐……你在干什么啊……」李月萌迷迷糊糊的问道,接着想擦一擦干涩的眼睛,但是她突然发现自己的手动不了了。

  「姐……你在干嘛!……快放我下来!」李月萌开始在床上扭动着,而此时李欣桐到了李月萌耳边吐气如兰的轻轻说道「才不呢—— 」然后就把四肢的丝袜给拉的更加紧了,使得李月萌的活动范围大大受限。

  「唔唔……」李月萌被呈大字型绑在床上,四肢不断的扭动想要挣脱束缚,嘴里发出含糊的声音。

  「不要闹啊,明天还有事要干呢…」妹妹有气无力的在床上挣扎的说道。

  「那是你的事,你就加油争取挣脱束缚吧,如果我回来的时候你还没有逃出来那就不要怪我不给你机会了。」「呜……」妹妹委屈的哼了一声,就又开始大力的挣扎了起来。

  「哦,对了,我还有几个礼物给你。」李欣桐从旁边拿来了三个跳蛋,在李月萌的眼前晃了一晃,然后在她的挣扎声中把一个塞到了她的蜜穴旁边,又将另外两个黏在了真丝睡裙下她的乳尖至上,她然后将遥控器在妹妹的眼前晃了晃,把档跳到了随机换挡!

  「你!…啊!啊啊啊!!唔唔唔…不…不…不要…」妹妹俏丽的小脸瞬间变得红霞一片,不住地呻吟了起来,四肢挣扎的幅度也被轻微的颤抖所代替,接着李欣桐又把一个完全不透光的眼罩遮上了李月萌楚楚可怜的大眼睛。

  「啊啊…不要遮…呜呜呜呜!」李月萌刚想抗议,就又被姐姐塞了一团丝袜到嘴里,然后用胶带完全封住。

  「呜呜呜!」李月萌此时脸颊绯红,不住地浪叫,看来此时跳蛋应该是在最高的那一级,她不断的摇着头,一丝丝香汗慢慢打湿了她的真丝睡裙。

  「好梦,控制器我就带走了。」李欣桐趴在妹妹的耳边悄悄地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便离开了房间。

  「呜呜呜!」

  李欣桐自己回到客厅,看了看自己镜子里面的映像,满意的笑了笑。

  镜子里是一个身型修长的女孩,乌黑的头发宛如瀑布一般,纤细的身体没有一丝赘肉,修长的双腿正好达到了黄金比例分割,灵动的眼睛,纤细的眉毛,红润的嘴唇,正在笑嘻嘻的看着对方。

  李欣桐把自己之前在网上购买的贞操裤拿了出来,那是一个黑色的贞操裤,她先将自己全身的衣服脱掉,拿起了装备,在自己的私处放了两个跳蛋,然后拿起了贞操裤,贞操裤上有两个微微的凸起,对应着两个小穴,她把贞操裤对准只记得下面使劲一勒,两朵飞霞瞬间爬上她的脸颊,嘴中发出了一声媚叫声,她又在小腹上把把贞操裤锁了起来,钥匙她藏在家里面了,但要开也得是等回家才能打开了。

  她又拿起了一条丝袜,对着自己的身体完成了一个龟甲缚,看着一片片菱形的图案出现在了自己的身体上,她用一条丝袜把下体的贞操裤连接到了紧缚的菱形上使其成为一个整体,这样的话在挣扎的时候就会使得贞操裤向上提,带来更大的刺激。

  她然后又在大腿根部绑上了一道丝袜,来牵制自己走路的步伐大小,使得自己只能小步小步的移动,然后李欣桐给拿来了一条黑色的天鹅绒连裤袜,她分别在丝袜的两头洒下了一点绿豆来刺激脚掌,然后把丝袜套了上去,将修长的美腿与这所有的器具都隐藏在了丝袜之下,然后又穿上了一条牛仔短裤,上身则是套了一件黑色的中间印有红色爱心的T恤,她将自己的双脚套进了一个五厘米的高跟鞋,感受到绿豆与脚底的压制,她不禁脸色微微一变,但是她又狠狠的一咬牙,掏出一把小锁将高跟鞋的锁上了,这样的话没有在家里的钥匙她是再也打不开这双鞋子了。

  她接着拿来了一个大号的黑色风衣,披在了自己被束缚的躯体之上风衣,她将全身的扣子都扣好了之后便拿出手铐,将自己纤细的双手拷在了背后,而手铐的钥匙也在家中,如果不回来是断然打不开的。她最后又拿出了一个新的遥控器,把档也调成了自动换档之后便丢在了地上,而她自己短裤里面的遥控器紧紧是控制妹妹的那个。

  「啊啊……」李欣桐面色变得潮红,感受到私处剧烈的刺激以及脚底的疼痛,踉跄走出两步。想要放弃,但是她很快就咬了咬牙,迅速的反过来拉开了大门,走出了房间,反手一关。

  「碰」

  此时被紧紧束缚的李欣桐就无助,孤独的站在了楼道之间。这门是关上之后自动锁的,除非有钥匙,不然外面怎么说也打不开,而她把自己的钥匙在白天藏在了附近的公园中,而她又将自己的妹妹绑了起来,所以说现在除了去公园找到自己白天藏得钥匙,她将没有另外一个选择。

  第八章被缚

  「啊……」李欣桐红着脸颊,轻轻的叫着,放在贞操裤里面的跳蛋功能大大超乎了她的想象,她不得已的蹲下身体想要缓解快感,被被缚在背后的双手也是无法挣脱开,她尝试走了一步,嵌在黑色天鹅绒裤袜中的绿豆硌的她娇嫩的脚底生疼,她已经后悔了在自己的脚底放上那么多的绿豆,但是此时的后悔已经晚了,她必须在时间之内到达一公里外公园,拿到自己家中的钥匙才可以赶回家解开高跟鞋上的锁。

  「唔…嘶…疼…额……」李欣桐又尝试开始下楼,结果由于大腿根部被紧紧捆绑,她此时的每一个移动都会受到巨大的牵制,而且被勒的细细的丝袜也仿佛在她每一次移动中切割着她大腿内侧的嫩肉,才下几阶楼梯,李欣桐就已经痛苦的眼眶湿润,脚底生疼,她已经完全后悔了今天晚上的这个鲁莽举动,然而她的一切后路都被自己封死,想着平时轻轻松松就能完成的路程如今变得难于登天,李欣桐心中充满了后悔的感情。

  但是事已至此,她此时不得不硬着头皮咬着牙狠狠的坚持下去,不然等待着她的……李欣桐自己都不敢想象。

  「唔……唔…嘶……」李欣桐就这么忍着泪水,心中充满了后悔,忍受着刺激与痛苦,一小步一小步的移下了楼,花费了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

  而就在李欣桐离开自己校区这栋楼房的时候,一个黑影,此时在她背后,顺着她出来的轨迹上了楼。

  黑影拿出钥匙进入了房间,听到若有若无的呻吟声的时候来不由得惊讶了一下,但接着就坏笑着来到了呻吟的发出地。

  「呜……呜……呜呜呜!……呜……」一个美妙的酮体此时被紧紧的束缚在了床上,她的身上穿着粉色的真丝睡裙,露出来白皙圆润如玉一般的腿部被两条丝袜分开拉在了床脚两端,一对纤细的臂膀也被拉直紧紧的固定在床头,可爱的脸蛋上双眼被黑色的眼罩所遮住,乌黑的秀发向海草一样披在床上,白嫩的脸庞绯红一片,红润的嘴唇则是鼓鼓的,外面被胶带紧紧的封住,还不断发出一声一声若有若无的呻吟,固定的四肢不断抽出,娇躯在床上扭成一团,可以看见有些部分已经松动,如果再来一段时间可能她就能挣脱自己的束缚,可惜她没有这个时间了。

  黑影先是来到她的面前,解开了绑着她双腿的丝袜,掏出一根吗,麻绳,按住了李月萌不断挣扎的双腿,在她圆滑的脚踝以及膝盖狠狠地用绳子绕上了几圈,然后又在中间用八字形固定,狠狠的一勒,疼的李月萌不经惨哼一声。

  「是姐姐回来了吗?她今天这么这么狠,唔!疼,她……她想干什么?」看到被绑成一条肉虫一样的在不断挣扎的双腿黑影满意的笑了笑,然后接着就把李月萌绑着手腕的丝袜也解开了,然后他用单手牵制住李月萌纤细无力的小手,高高的举过头顶,也在一圈一圈的绕了过去,尤其是关节与手腕部分,他更是加绕了好几层,然后又在中间以一个八字形固定,使得李月萌的双手紧紧的长在了一起,无论是什么样的挣扎都分不开,「唔……这个手感,感觉不像是姐姐,像是一个男人……男……男人!」想到这个,李月萌的身体瞬间变的僵直,但是她又开始尝试说服自己这肯定是自己感受错了,这仅仅是姐姐的惩罚而已,对,就是这样的,至于其他的可能性,李月萌完全不敢想象。

  现在李月萌完全就像是一条大白虫一样,四肢被绑在一起,像是一个「人棍」一般,她不断的挥动着被绑在一起的手臂与双腿,似乎想尝试者挣脱束缚。

  黑影看到了黏在李月萌胸前和下体的跳蛋,笑了笑,又从自己的装备中拿出了一个肛塞以及医用胶带,他先把李月萌的粉色真丝睡裙撩了起来,露出了完美娇小的酮体,突然接触到空气她似乎有些不安在不停的扭动着,黑影撕下了节医用胶带,将乳头上的跳蛋给死死的黏在了上面,然后又将蜜穴附近的那颗也给死死的粘了起来,黑影还恶趣味的把跳蛋推得更加深入了,由于是无线跳弹,所以一下子就深入了进去,似乎很难再取出来了。

  「呜呜!」李月萌面色绯红,受到刺激大声的叫了一声,然后开始剧烈扭动想把东西甩掉。

  他现在开始把李月萌的双手拽到了脚边,把她的手腕上的绳子与脚踝上的绳子连接在了一起,这样的话李月萌现在就只能弓着个背,不断的挣扎呻吟着。

  黑影看了看李月萌的脚掌与手掌,脑海中闪过了一个新主意,他将李月萌的五指摊开,嵌在了对应的脚趾缝之中,然后用医用胶带把李月萌不断挣扎的脚趾,手掌连同整个脚掌一起用白色的胶带覆盖了起来,对另外一只脚也是这样,很快,李月萌的手指也开始变得无法动弹了,她开始不适的在床上开始扭动,挣扎着,黑影撕下了黏在李月萌脸上的胶带,李雨萌就要趁那个机会将嘴里的丝袜吐出来时他将一个粉红色的口球戴在了她的嘴上,一瞬间,所有的尝试又被化作无用功。

  接着,他将绑成了一个环的李月萌翻了个个,把覆盖在她私处的裙摆提起,瞬间,她的私处就又暴露在黑影的面前。

  黑影拿出一个充气肛塞,涂了点润滑油,就塞进了李月萌的幽门之中。

  李月萌感到一个冰凉的,滑滑的的东西从幽门一下子进去了身体,娇小的躯体不禁愣住了,接着开始剧烈的挣扎,尤其是扭动着屁股,想要将异物排除,同时嘴中还发出带着一丝不快的哼哼声。

  「呜呜呜!呜!」

  黑影开始给肛塞打气,慢慢的李月萌感受到了下体所受到的肿胀感,发出了一声不适的长吟之后,黑影就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他将李月萌翻过身来,拿下了遮在她眼睛上的眼罩,顿时一对楚楚可怜的大眼睛就这么映入眼中。

  「姐姐欺人太甚!」感受到肛塞入体,李月萌气鼓鼓的想到,并且开始想着以后该怎么报复姐姐,突然光线射入眼中,她重新恢复了视觉,她一瞬间就看到了这个一直在玩弄自己的人,她原本以为他是姐姐,但是一瞬间她的心就沉入谷底,变得哇凉哇凉的。

  面前的男子她从来没有见过,此时正在一脸奇怪的表情的看着她,就像是打量着自己的宠物一样。李月萌吓得赶快向后退,但像现在处于这样严密包裹的她又能做什么呢?她的心中充满了恐惧,想要呼叫求救但是却被狠狠的封住了嘴巴。

  李月萌此时都要哭了出来,可爱的大眼睛几乎已经被恐惧所占满,纤细的身体瑟瑟发抖,无助的看着面前这个男人。

  「我的姐姐呢?她会回来救我吗?姐姐!快回来!救我!」李月萌的心中绝望的想到,殊不知她的姐姐此时也是自身难保。

  仿佛听见了李月萌的心声,男子说道,「不要急,一个小时后我就会去找你的姐姐,不用担心,你们肯定会团聚的。」「呜呜呜呜呜呜!」(我姐姐肯定能把你送到警察的)李月萌在床上奋力的挣扎着,眼中透露出了一丝愤怒。

  「嘿嘿,乖。」男子直接就躺在了床上,抱住已经被绑成一个肉环并且还在不断扭动的李月萌狠狠的亲了一下,然后就四肢把她抱住,躺在了床上,丢下一句,「恩…让我休息一个小时,一小时之后我去找你姐。」「呜呜!姐姐……救我…」此时的李月萌感受到身上传来的压力,感受到这个可怕的男人身上的热量,泪眼朦胧的想到。

  …

  看到远处的光芒,李欣桐兴奋地加快了速度,「就快到公园了。」她对自己讲到。

  然而突然地加速使得她的大腿内侧一阵剧痛,险些跌倒在地,装满了绿豆的脚底也已经疼痛不堪,就连不断刺激着的下体也已经感受到了疼痛,她心中此时没有任何享受,完完全全的都是痛苦,她无比的后悔,但是世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

  「终于就要到了……」李欣桐开心的想到夜晚的公园中几乎没有什么人,而这个小区也是出了名的安全这也是她敢在这么晚出来玩自缚的原因,她咬着牙,一步步,艰难的走进了公园中,感受到全身的疼痛,她开始迫不及待的来到了白天藏起钥匙的地方来寻找。

  这里是一个花坛,白天的时候李欣桐趁着没人把钥匙埋在了这一朵花的下面,她现在打算取回钥匙回家了。

  「嗯…啊!」李欣桐挣扎着抬起了自己的身体,用自己的双手在背后花坛中寻找着自己的钥匙。

  渐渐地,恐惧浮现上李欣桐的心中,她找不到钥匙了!她清楚的记得自己早上将钥匙藏在了这么一个地方,为了防止被别人拿走,她还特地的埋得深了点,可是现在这个钥匙竟然不见了!

  李欣桐急的都要哭出来了,她希望是自己记错了,可惜的是她又找了好几个点,最后还是发现自己并没有找错地方,一瞬间支撑着她的信念仿佛崩塌,她痛苦的蹲在了地上抽泣了起来,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结果,她已经想到自己的下场了,如果被人看见现在的样子,好的话是丢点面子,差的话甚至连人生自由都将没有!她对这次行动充满了后悔,她后悔自己的鲁莽,她后悔自己的粗心,巨大的后悔压住了她,她不知道是谁捡走了她的钥匙,熊孩子?打扫工人?还是罪犯?

  她现在希望是前两者捡到了她的钥匙,因为这样意味着她仍然有希望。

  「不,我还有机会!」李欣桐又挣扎的站起来,「如果萌萌挣脱了我就可能可以回家,希望她能挣脱。」此时她开始希望起自己的捆绑手法不是那么严格了,不过在她记忆中这一次她确实绑的很松,然而她不知道,此时在她的家中,她的妹妹已经被绑成一个柔软的环形抱枕了。

  李欣桐又开始痛苦的往回走,但是她突然看到远处,一个男人正在走来,她全身开始变得紧张,毕竟夜晚,一个被紧紧捆绑的美少女孤零零的走在街道上,而此时又有一个男子走来,她开始强行装做镇定,慢慢的往回走去,一边祈祷着不要被发现自己的秘密。

  男子与其越靠越近,终于,即将擦身而过,就在李欣桐即将大松一口气的同时,突然一个声音传来。

  「美丽的小姐,您看起来很难过?眼眶红红的,是刚有伤心事吗?」李欣桐全身汗毛都要立起来了,艰难的回过头,看到男子似笑非笑的表情,心中怒骂管你屁事但嘴上还是说道「啊……额……是啊。」「那可能是太糟了,现在这么晚了,路上危险,美丽的小姐需不需要我送你回家?」「不……不需要……我家很近的。很近的。」李欣桐连忙重复道,同时在心中骂道危险就是你啊!

  「哦……那这样啊…」男子似乎打算转身离去,但就在李欣桐即将松一口气的同时,他又说道,「对了美丽的小姐,我这可能有把钥匙是你的,我白天看到你把东西丢在了这,所以我帮你拾了起来,现在是该还给你的时候了。」李欣桐的娇躯突然僵住,心里一片空白,满脑子都是「他知道……他知道……他知道!」就在她想要赶快跑时却又绝望的发现全身的束缚让自己无法逃离。

  「嘿嘿嘿,小姐不要担心吗,我是来帮你的。」男子笑道「你……你……你不要过来…你在过来……我……我……喊救…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李欣桐转过身子,慢慢的往后退,然而他话还没说完,就被男子一口丝袜堵住了嘴,眼尖的她还看到将近有四五个钥匙在丝袜内部,而看起来,这就是自己身上束缚的钥匙。

  「他…他去过我家了!不!不……不……这是假的…不!」李欣桐连退几步,也不顾及身体上的疼痛与快感了,心中一片绝望,她又看到男子拿着一个黑色的口球靠近了她,在她剧烈的摇头与绝望的目光中男人把口球扣在了她的嘴上,上了锁。

  「呜呜呜呜!」李欣桐看着男子脸上的笑容,两行清泪流下脸颊,男子又在她的脖子上套了一个黑色的项圈,然后便提着铁链,在李欣桐的呜呜声中把她牵回了自己的「家」。

  黑夜中,他们越来越远,逐渐消失在视野。


  【完】